蠢蠢,欲动

【卫聂】五次写故事结局都是BE,一次他们决定自己在一起好了

一个月前给非水大人的生贺,在这边也放一份w

作家x作家设定

——————————————————————

 

I.

 

往回倒十年,什么都是一副好光景,首先那时候大家都年轻,其次好多错事都还没做。

 

II.

 

盖聂今年三十岁,认识卫庄十五年。他有时候也恍然发觉时间飞快,当年他和卫庄都很年轻,两个人住在地下室里,公用浴室永远没有热水,兜里的钱掏出来永远不超过五百;然后他们熬夜写稿,为了省一点电费,挤在同一盏小黄灯下爬格子,一周的菜谱也那么丰富,红烧牛肉,香菇炖鸡,酸菜仔鸡……方便面。

 

后来盖聂偶尔看到一篇卫庄的访谈,问他最不喜欢的食物,答了个方便面,备注里编辑还猜他吃的讲究,倒只有盖聂懂了,又不确定对方想起往事,不堪和愉悦比记得的究竟是哪个多点。

 

也许是前者。

 

III.

 

每次想说一个故事,都不得不提起“当年”。

 

好的——当年,有一个杂志社举办一年一度的新人小说比赛,得第一名的可以出书,还有奖金。他们各自写了,一起买的邮票投的稿。

 

湿冷的雨季里他们在地下室等了两个月,就在两个人都忘了这事的时候,盖聂接到一个电话。虽然他没看过卫庄这次的投稿,却相信卫庄的文笔;可惜无论如何,第一名拥有一切,第二名什么都不是。盖聂想对卫庄说一次比赛证明不了什么,可能是评审的个人品味问题,不过他接着就发现自己没有说这话的立场,更况且,卫庄已经走了,他对着空空的木板床无话可说。

 

卫庄连筷子都带走了,盖聂惊讶他竟然能在自己出去签约的时候收拾得这么彻底。接下来的日子里盖聂独自继续呼吸着霉味的空气敲键盘,然后他的小说就风靡了大江南北。

 

哦,那是一个古代侠客故事。

 

IV.

 

开始有杂志社过来约稿,稿酬也更丰厚,盖聂的笔名“百步飞剑”频繁地出现在书脊上,汇款单雪片一样地涌进来。

 

于是盖聂搬出了那个地下室,组了一间采光更好的公寓。

 

他只整理出了一个编织袋的东西,几件衣服和成沓手稿。叫人把破床的铁架拉去卖掉时,床下飘出一张小纸片。捡起来看是卫庄的字,潦草写了一句“天下英雄出我辈”。盖聂想了想,把纸放进胸口的兜里,刚刚好插得下。

 

V.

 

他和卫庄失了联系。

 

茫茫人海,稍纵即逝。

 

VI.

 

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盖聂都在潜心构筑自己的武侠世界,深居简出。他有了专门负责的编辑,被一家叫“墨客”的大出版社签下了。书评人和读者纷纷说盖聂前世一定是个侠客,不然小说怎么能写得这么荡气回肠。

 

然而盖聂沉默着,想起有个人也写这么好的小说。

 

他并没有等多久:第二年元旦时他的编辑荆轲就走进他的书房,把一本来自对家流沙出版社的新书拍在他的桌面上,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说,“阿聂我们有对手了。”

 

盖聂不动声色地翻了翻,情节发展出乎意料,文笔又是别样的精炼老辣,就连封皮上作者署名处狂放的“妖刀”二字都隐着淡淡血光。

 

VII.

 

都是写武侠小说的,旁人总爱把百步飞剑和妖刀凑在一起比较,非决出个高下不可。两家出版社也针锋相对,今天百步飞剑出新书,那么妖刀也要在同一天出,一本比一本出得快。盖聂一天七个小时打字打得臂膀酸痛——后来他猜想是当初地下室的湿气入了骨,于是他对责编荆轲说,缓一缓吧。

 

荆轲担心盖聂身体,立马扛着压力就去找社长。

 

这下墨客气势弱了,外界猜测百步飞剑是自认文采输妖刀一筹,投机取巧卖乖避开了锋芒,还有说江郎才尽肚子里货空了的。两边粉丝天天在论坛里唇枪舌战,有理性的,也有无脑喷。荆轲混在其中,战斗力不可小觑,不过都是报喜不报忧,看到自家粉丝夸奖,就截图用QQ发给盖聂。

 

盖聂让荆轲不要发了,又说,妖刀要是出了书,给我买一本吧。

 

荆轲立刻发过来十几个流泪的表情,说:“阿聂啊,我们可不能给他们贡献销售额啊。”盖聂还没想好如何回复,荆轲头像又闪烁起来:“没事!我了解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这就买两本!一本你研究用,一本我撒气用!”

 

屏幕前的盖聂摇了摇头,嘴角隐隐有无奈的笑意。

 

VIII.

 

然而妖刀的又一次新书发售会出了点问题: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在自由问答时间里串通好了,一个请他讲自己和百步飞剑创作风格的不同,一个让他“从整体上”分析谁强谁弱,又一个拿出数据,告诉妖刀百步飞剑长期领先销售榜,而他总是被压在第二位,让谈谈想法。

 

话筒都在往前凑。普遍的女编辑还想圆滑地编几句客套话糊过去,妖刀站起来,一米九的个子,不声不语抓了领子把提问的人掀飞出去三米。

 

满场震惊。

 

于是网上又起一阵腥风血雨,媒体也不惜整版地报道。有记者打来电话要求采访,盖聂想着声援妖刀,刚欲开口却突然醒悟:他熟识的那个人如此心高气傲,再真心一句维护,也会被看做羞辱。遂挂了听筒,叹一口气。

 

IX.

 

年底有一个年度最佳武侠小说的评选。妖刀拒绝参选,理由是:评审不够资格,引起一阵激烈口诛笔伐。荆轲见少了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极力想鼓动盖聂用新完成的《木剑》参加。

 

饶是荆轲跳脚,盖聂木着一张脸,回复只有:并没有选出谁才是最佳的必要。

 

那一年奖项报空,花开无主。

 

X.

 

盖聂还以为会就这么相持不下,没想到生活和小说一样充满巧合。新派武侠六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为了搞一个噱头,小说协会竟邀请妖刀和百步飞剑来同写一部小说。

 

收到邮件,荆轲大咧咧地坐在盖聂书房里抱怨,说你写东西是武林大侠为国为民伸张正义,妖刀写东西是亡命之徒勾心斗角血海翻波,你们哪能凑一块去?宁折不弯我这就舍得一身剐给你推了去阿聂。

 

“妖刀呢?”

 

“答应了。”

 

“那我也答应了。”

 

荆轲瞪大了眼睛看盖聂一点不似开玩笑,嘴里嘟嚷着我真是再不懂这个世界了。

 

两人轮流每隔两天写一章。荆轲还来不及反应,妖刀和盖聂便已敲定把时代定在秦朝乱世;既是两个人写,又决定了双主角,拜师鬼谷习纵横剑术。背景这就定下了,取个名叫《纵横》。

 

本来这种联文好看之处就是两人事先不商量剧情随性发展互相给对方设置难题。于是第一章盖聂写了开场初遇,第二章妖刀便设下同门相残的门规,行至后文三年决战之日两人斗得天昏地暗,盖聂笔一转,却让胜了的纵剑弟子刀下留人就此离谷。

 

那章发出去后,盖聂便在电脑前静候,果不其然QQ上提示“妖刀申请加你为好友”。对方名字下“正在输入”闪动了许久,终于没发过来一句话。

 

于是故事继续。两个少年成长,或为追求胜负不惜手段修炼禁术,或为大义背负天下骂名,恩怨纠葛,一个寻一个避。

 

某一日荆轲上门,只见盖聂坐在桌前一指按紧眉心,似是困扰。

 

“荆大哥,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

 

“这两人如何有好结局?”

 

荆轲坐下,把稿子细细读一遍,方才开口,“这两个人行事之道相冲,心中决意相背,况且都是性格倔强,误解极深,怎指望一方会向另一方妥协;抱负未达,又怎会甘心放弃?故事再发展下去,免不了一场刀剑,恐怕不能全好。”

 

盖聂眉眼似有倦意,长叹一口气。他也察觉到了的:妖刀越逼越紧,已迫着他走向故事最后的决战。

 

XI.

 

“那一战后三日周遭山林无鸟声无走兽声无人声,万籁俱寂,天高雪落。”

 

XII.

 

妖刀的头像始终暗着,没对结局有一句评论。

 

放下印刷后,小说协会趁着年终办了场酒,协会挂名的人都来了。荆轲拉着新人编辑唾沫横飞地在交流经验。盖聂寡言,远远地躲到角落里独自坐着。半场后有面容冷峻的男人穿过人群坐到他对面,眼锋似刀,沉默给盖聂满上白的,给自己也满上。

 

仰头倒。一口干。

 

喝了十几杯,盖聂看对面的人眼框周围有些发红,推测自己的眼睛恐怕也是发红的。心中千万疑惑翻涌,直想问不见的这些年里卫庄都干了什么,认识了谁,有什么发生过。然而耳听得隐隐有荆轲五音不全地抢了麦在嘶吼,舌头说不出话,手不受控制,对面的人看不穿心事,竟找不到一个开口的契机。

 

也许他们之间不需要太多解释。

 

一瓶白酒见空,对面人一挑眉转着小刀起了第二瓶,没半分犹豫。

 

盖聂思量即使二人酒量都好,再这么喝下去难免会醉。

 

倒也无所谓——勉强支持着最后一点清明,盖聂居然想着武侠小说里惯常出场的烧刀子,暗叹这取名绝佳:酒液入喉,如吞炽刃。

 

XIII

 

盖聂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旅店的大床上因宿醉而隐隐头痛。时间已是正午。

 

玻璃隔壁后一个模糊的身影动了动。

 

“师哥醒了?”

 

盖聂迟疑着点头,又反应过来卫庄正背对自己,开口答了句“是”。声音意想不到的沙哑。

 

“早点想吃什么?”

 

“听你安排。”

 

卫庄似乎轻笑了一声,接着哗哗的水声响起开始淋浴。盖聂盯着玻璃后的人形看了半刻,不由得恍惚,好像十五年今朝昨夕黄粱梦一场,睁开眼看到的人还是卫庄。

 

等盖聂起床后才发现什么地方有些不对:一个标准间,两张单人床,只有他睡的这张是乱的。

 

……

 

XIV

 

今天盖聂收到了印好的样本,扉页上是卫庄随意洒脱的字迹:

 

天下英雄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

不胜人生一场醉

 

 

评论(2)
热度(54)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