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

【卫聂】五次盖聂以为很熟悉卫庄,一次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还有不知道的事

前篇在这里

作家x作家

曾因为名字太长被吐槽233【躺平】

————————————————

卫庄的QQ头像是他自己的侧脸照。每次卫庄敲盖聂的时候,盖聂看着那个侧脸在屏幕底部闪动,变大,变小,变大,变小,心情总有点微妙。

 

此时此刻卫庄的脸又在闪动,牢牢吸引住了正文思如泉涌的盖聂的视线。盖聂下意识地把鼠标滑过去点击。

 

小庄  21:36:18

师哥

手中无剑  21:36:48

在,小庄,有事吗?

小庄  21:36:52

在干什么

手中无剑  21:36:56

赶稿

小庄  21:37:00

写完出来吃夜宵

手中无剑  21:37:23

小庄  21:37:27

到时候叫我

 

盖聂关上聊天窗口,又一心一意地码起字来。在写手圈里盖聂的稳定更新和按时交稿是出了名的,还基本用不上校对,每每编辑们哭诉作者每到截稿日期就六亲不认音讯全无人间蒸发时,荆轲总要发出幸灾乐祸的坏笑,说现在后悔晚啦还好我当初签阿聂下手那叫一个快准狠斧子哐哐就把木头砍倒做了独木船……

 

转回这边,盖聂兢兢业业敲了七千字更新给荆轲发了过去,望一眼时间已然十一点了。敲了卫庄,很快得到了回复:七分钟以后下楼。本来为保持充足睡眠,盖聂的日常作息是十二点上床,此时出去肯定是无法按时睡觉的了。只是依盖聂的性子,除去原则问题,小事上还是惯于迁就卫庄的,这便不假思索地关上电脑,一裹风衣出了门。

 

所谓大隐隐于市,荆轲第一次来盖聂家直接受到了惊吓:东边一个菜市场,西边一个超市,南边一个广场舞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公园,最可能清静的北边海滩,节假日也是人挤人。在第N次被诸如“新鲜的大白菜便宜卖了啊一块二一斤啊”的吆喝打搅得坐立不安的时候,荆轲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因为他看到盖聂在另一边窗外传来的“你是我天边 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的动感背景乐中手指如飞神情严肃地写出一句“风声猎猎,黄尘滚滚,那人冷冷地扫了周围一眼,手起刀落,一个人头就飞了出去”。

 

不过好在平时盖聂不喜外出,除了荆轲卫庄没几个人知道百步飞剑长什么模样,即使公开露面也没什么问题。才下楼,肩膀被人从后面不轻不重地一拍,接着那手顺着胳膊滑下来抓了盖聂前臂,方欲回头,耳边一热:“走,最近发现一家锅边糊店,带你去吃。”

 

盖聂应了一声,和卫庄并肩而行。饶是他见多识广,也只隐约知道锅边糊似乎是福建一带的小吃,米浆做的。卫庄对吃这一部分却比他更为挑剔讲究,涉猎广泛,盖聂扬长避短做得极好,但凡是商讨吃什么,一句“由你安排”应答不爽,卫庄也乐得主控权安排一切。

 

盖聂心里思索,脚步不自觉慢了。卫庄手臂伸过来勾了他手臂,又插回自己兜里去。走几百米到了步行街,白日里买袜子扣子的小地摊都散了,锅边糊摊一盏小黄灯发光。卫庄走过去,驾轻就熟点了两个大碗,加海蛎。

 

似乎是二十四小时都开着出了名,远近的夜猫子都跑来吃,临近十二点还有七八个小桌坐着人。卫聂二人寻个靠边位置坐下。鼻中闻着热腾腾香气,就是腹中尚足食指也忍不住微微颤动。万幸做汤底的蚬子汁都是备好的,店家把浓米浆往烧热的锅边上浇过一圈,再铲进汤里便用粗陶大海碗端了上来。

 

 咸的蚬子汤做底本就鲜,再配上海蛎木鱼,虾米盖菜,米皮薄脆不腻,入口极顺,胃里得了食阵阵暖流,盖聂禁不住连喝了几口汤,却见卫庄舀了几勺便搁下碗,不言语只盯着盖聂看。

 

“小庄你……?”

 

“没事你吃吧。”卫庄挑挑眉,不明显地笑了一下。

 

见盖聂吃得差不多了,卫庄站起身便去结账。盖聂本抗议过为何次次卫庄结账,也尝试过抢着去,或者退一步各付各的,都被卫庄一脸“这点钱你还和我计较来计较去”的表情挡了回来。因此再实诚如盖聂,当是时也只好安安分分地坐在位上嘬着最后一点汤底,占占自家固执师弟的便宜。

 

耳边有惊叫声传来。盖聂抬眼望,只见一个十八九岁学生打扮的女孩在卫庄身边蹦跳,目光下移到她手中崭新《纵横》,心内登时明白了七八分,卫庄这是被读者认出来了。业内都以为妖刀百步飞剑关系势同水火,两家粉丝也是互相眼中钉肉中刺。盖聂正思忖是否该远远避开,又听得那女孩子声音细细地说,“请问您是……百步飞剑老师吗……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盖聂愣了一下。妖刀和百步飞剑又总是相提并论,盖聂露面少,如果有配图也大多是卫庄的照片,也许那女孩只是刚刚才开始读他们的武侠小说,现在看到卫庄的脸觉得有印象,又心里激动一时混淆了名字也不是不可能的。他想起之前卫庄在新书发售会上把记者扔出去的事,神经一阵紧绷。他知道卫庄向来忌讳旁人比较拿自己压他一头,如今被粉丝认错要求签名更是无异耻辱。

 

这样想着,盖聂连忙几步走到卫庄身边解围,刚想说点什么。卫庄却是知他心事般径直取了女孩手中笔,运笔如飞一个“百步飞剑”已在纸上,竟完完全全似出于盖聂之手。卫庄偏头看盖聂,一脸戏谑玩味笑容。

 

女孩倒没留意两个人表情微妙,接过书欢天喜地地看着,冷不防被侧边冲出来一人狠狠撞了抢过手机便跑。

 

盖聂伸手扶住女孩的当头,身旁卫庄已经追了出去。贼恨不得再生出两条腿来也于事无补,没跑出几百米便被踹倒在地,结结实实挨了几拳在脸上。卫庄搜出手机还给女孩子,盖聂已经打了电话报警,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两人眼神一交换分头跑路。

 

“海滩”。

 

卫庄简短地发来两个字,不需更多说明盖聂已心领神会。

 

他抄的路近,比卫庄先到海滩,想起适才卫庄高仿的“百步飞剑”,鬼使神差地捡了一段枯枝,在砂粒上凭印象写起“妖刀”来,试了几次,总是形似神不似,少了几分狂戾。正沉溺于字形,身后一阵劲风袭来,连忙反手用空枝挑开,卫庄含笑向后一跃,念一句“横贯四方”,又使枯枝横扫来,竟是《纵横》中横剑式。盖聂手下压,往旁里一拨,顺着力道生生让两个枯枝划出半个圆弧来,或许是盖聂手中枯枝稍粗些,两相较力之下卫庄手中的“啪”的一声折了。

 

卫庄随手扔掉枯枝笑一声,道,“师哥果然前世侠客剑术不容小觑。”

 

这是媒体上给夸赞盖聂的话,卫庄此时引用或许只是无心打趣,盖聂却敏锐地开始警觉是否卫庄仍有所在意二人间的竞争。

 

见盖聂沉默,卫庄拿了他手中枯枝,以沙为纸,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写了“盖聂”二字,这回是不加伪饰的自己笔迹。盖聂思忖片刻,接过枯枝,又在“盖聂”前划出一个“卫庄”,看到两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并排写在沙上,竟是说不出什么感觉。

 

卫庄端详了片刻,突然冷笑一声说道,“写在沙上的东西毕竟不能长久。可笑沉浮半世,说不定也止是书中人。”认识十几余年,卫庄阴晴不定的性格盖聂也是习惯了,纵是看他之前玩心大起此时又将名字抹去也不言语。卫庄抹了字迹,却直直走来,一把抓住盖聂的手。

 

盖聂一惊之下不知如何应对,勉强大步才跟上卫庄。走出十几米,卫庄倒自己慢了下来,将盖聂手朝自己拉了一下。盖聂回头方想询问,只觉脸颊上一热。

 

三天后的午后盖聂被荆轲的电话吵醒。

 

“好啊你阿聂,没想到你竟然会半夜出门见义勇为学雷锋做好事啊?”

 

“……?”

 

“被你帮助的小粉丝爆料!都见报了!气死我了!妖刀又有一群粉丝跳出来说你在作秀!我已经和他们大战三百回合了!”

 

荆轲几个感叹号一下让盖聂记起了前天的事,他用一秒的时间考虑了一下措辞。

 

“其实那个女孩子认错人了,见义勇为的确实是妖刀。”

 

死一般的沉默后,荆轲开口,“你怎么知道?”

 

“我那天晚上和妖刀在一起。”

 

“……所以真是妖刀?看不出来他人品这么好?!”

 

“是。外表是具有迷惑性的,你不该以貌取人。”

 

对面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荆轲绝望的声音传来,“阿聂,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问。”

 

“你为什么那天晚上会和妖刀在一起?”

 

盖聂迟疑片刻,果断挂掉了电话。

                                                                                                      完

评论(1)
热度(52)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