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

【双鬼】独立

初五太太点的文w就不艾特了,我知道总裁你一定会看tag更新的。点的双鬼拍广告,不知道是不是想看这样的,恩。我时髦值完全不够啊不会写救命,果然不能轻易被点文。另:我应该还有一篇画风不一样的。但是别等我!【没人等你】

——————————————————————————

“李先生,你走路的姿势已经可以了。到时候你这样走下去,但不要那种你早知道他在那里特意走到那点转头的感觉,要好像你本来好好地在走,但是你突然闻到香水味道,非常突然地刹住,非常惊讶地回头然后看到吴先生那样,可以吗?李先生,李先生,你有在听吗?”

 

和缓温和的男声刻意提高了音量,回过神的李轩忙不叠一串道歉。

 

战队近几年成绩不错,又恰巧一个著名香水牌子在国内分部新上的负责人是X市的,有那么一点支持本地战队的意思,轻轻松松便签了两年赞助。唯一要求是让吴羽策李轩出镜拍一支广告:他们研发了新款的男士香水,希望打开市场。

 

毕竟之前吴羽策和李轩拍过更匪夷所思的广告,依广告总体创意来看这要求不算苛刻,除了吴羽策扮演的角色在广告中有演奏小提琴的镜头。虽然广告方准备了专业的小提琴手,但最初特写的几个画面仍需要吴羽策本人做出相应动作。为此,吴羽策耗费了快一个小时来反复练习基本姿势和曲子刚开始的几秒。

 

此时在拍吴羽策的一组镜头:小提琴手已经把心爱的琴架好,歪着头闭着眼,捏着琴弓的右手似乎随时要拉出扣人心弦的音符,然而一动不动;地下通道里人来人往。他们让好几组不同年龄的群众演员从两个方向穿过地下通道,再调节灯光做出时间变换的效果。导演想要自然的效果,让群众演员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而吴羽策当真像雕塑一样静止地站在那里,李轩几次用余光偷看他,都只隐约捕捉到眼皮微微的颤动。

 

李轩突然想起来吴羽策刚出道被俱乐部高层雪藏的时候。不肯让他出场不肯让他比赛。吴羽策只能坐在台下看着,身后全是与他无关的亢奋激动,就这么格格不入。即使被承认后吴羽策也从不向任何人描述他当时在台下的心情。李轩知道自己的搭档是个很坚韧的人,有时他觉得能想象出那种感觉,更接近当时的吴羽策一点,又懊丧地发觉波涛汹涌自己捕捉到的恐怕只是浪尖一白。

 

“可以了。”导演一挥手。明黄的大灯熄灭,吴羽策慢慢把小提琴放下来,额头上沁了薄薄一层汗珠。李轩赶紧向化妆师要了两张纸巾递过去。

 

“都还好吧?手酸吗?”李轩问。

 

“不算什么。”吴羽策摇摇头,拉了拉领口的长围巾。

 

“辛苦了,马上就拍完了。”

 

吴羽策又点头,说导演叫你过去。

 

所有的灯又一起重新打开,比全明星比赛还亮还晃眼。李轩站在地下通道入口看导演对他比手势:三、二、一,好,进去。那就进去,李轩脑海里空无一物,跟着人流慢慢走进去——在前面那个点停下。好几台摄像机在拉进,李轩做出困惑的神情,迟疑地转头往吴羽策的方向看。

 

一声短促的滴声作为信号响起,时间掐的精准。吴羽策睁开眼,和李轩对视。李轩完全把身体转过来,吴羽策闭眼,手起琴声开始流淌。

 

阿策的眼睛好黑,李轩心想,又和深水似的,对视的那一秒好像有千万句话都在眼睛里。

 

 

结束后赞助商要派车送他们回去,李轩婉言谢绝了。走出大楼已经过了晚上十点,一琢磨整天都耗在这儿,再一想今天吃盒饭其实吃不饱,吃得又急,于是李轩拿胳膊肘捅捅吴羽策:“阿策,吃烤串去?”

 

“好啊,”吴羽策耸肩,“带一身烧烤味回去,就告诉李迅这就是这公司新出的香水的味道。”

 

“哈哈哈别这样。”李轩笑得不行。吴羽策似乎一不小心就把面无表情说笑话的技能点满了,时不时语出惊人。过了片刻李轩想到了什么,揪起自己衣服领子闻了闻,又把脸凑近吴羽策的领口。吴羽策微微把头偏开方便他闻。

 

“我说,这香水挺厉害,衣服都换了味道还在?”李轩说。

 

“价格不便宜,味道持久一点是应该的。”

 

“这样。”李轩点点头,“我就看我妈用香水。我最多只用六神。不过我觉得还是我们战队的洗衣液味道最好闻,洗出来的衣服被子都香香的。”

 

吴羽策一个没忍住笑了。李轩挑挑眉看他,说走吧我的副队我们这就去吃烧烤遮掉这奇怪的味道。

 

吴羽策一脸认真地回答:“尊敬的队长你小声点,我们还没走出别人的地界呢。到时候他们追出来先知会你一声我百米速度十二秒半。”

 

 

这支广告做出来倒是很快,正式投放前发了一份到李轩邮箱,两个人坐宿舍里一起看了。开头三四秒是地下通道的俯视,彩色的人流被快进处理,而吴羽策扮演的小提琴手作为唯一静止的物体突兀地存在于画面中。李轩扮演的上班族出现时速度开始放慢,对视,主题曲响起,一切开始倒带直到李轩和吴羽策分别离开家门前:两个人各拿起一小瓶香水喷了一下。画面重新回到对视的两人,但镜头拉远,香水的特写出现在画面空处,广告语缓缓浮出:独立,在千万人中识你。

 

“还不错。”吴羽策说。

 

“恩,”李轩表示赞同,“阿策你的手拍出来挺好看的,手指好长啊。”

 

“你和我的不差不多长吗?”吴羽策毫不领情。

 

吴羽策把手放到李轩手旁边一比,果真是。

 

李轩耸耸肩表示认输。他深深吸了一口空气中弥漫的洗衣液味,感觉现在很好。

 

以后也会很好。

 

【完】

 

 

 

评论(21)
热度(191)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