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

【双鬼】冬日进补

*架空

*抱歉消失好久结果弄出这篇,写了一星期,今天写了后面一半,感觉再也不想看到这篇了【x】长一点的就不会写…我会继续努力的ORZ【鱼垂死挣扎.gif】

*一个轩哥变成萝卜的故事,叶神友情出现

————————————————————————————

1、

 

冬日进补,羊肉炖萝卜正正好。

 

吴羽策从购物袋里拿出萝卜,挑了挑眉。

 

刚刚他在超市随手挑了根份量够品相好的白萝卜,现在一看那萝卜两侧多长出两个小块,均匀对称,倒让这萝卜像个可爱的小人。翻来覆去观赏了一会,吴羽策拧开水头,手中萝卜竟扑的一声化作白烟,散去后俨然现出一个与吴羽策年龄相近,白衣绿帽的青年来。

 

“你好,我是人参精李轩。”那青年也不拘谨,大大方方向吴羽策伸过手。

 

“吴羽策,”吴羽策倒镇定,不动声色地关上水头后才去握了李轩的手,“虽然我刚才只看到了萝卜。”

 

李轩认真道,“阁下有没有看过新白娘子传奇?”

 

“看过。许仙是女的扮的。”

 

李轩露出震惊的表情,缓了缓又说,“其实我本是山中一颗修炼了九百九十九年包治百病的人参,当初为一人所救,此番来寻找恩人好报恩了却尘缘。”

 

“哦。”吴羽策面无表情道,“祝你早日找到。但是这和你变成萝卜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你这么执着于那根白萝卜?”李轩佯作伤心道,“我一颗千年人参难道不更值钱吗?”

 

“因为我要拿它炖羊肉。用人参炖不好吃。”听吴羽策的口气倒像若李轩是个当归生姜精他当即就拿刀剁碎下锅了。

 

李轩叹了口气,“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变成萝卜原意是等人。恰巧你来把我买走了,正说明我们俩有缘啊。你看现在妖怪也是弱势群体了,能不能收留我两天等我事完了立刻告辞?”

 

“弱势群体?”

 

“真的,”李轩一脸诚恳道,“前几百年道士太多整天撵着妖精喊打喊杀,像我这个道行的早就和珍惜动物一样少了。”话说着,李轩手一探又从空中凭空抓出一个小酒缸来,“这里面都是银子,就当做房费。”

 

吴羽策摇头没去接,“我不缺钱。正好有地方,你要住就住,不要太吵就好。”

 

“我真没跟错人。”李轩笑笑。吴羽策这时已经走进客厅了,突然想起什么来又刹住了脚步,“你能不能把你那帽子摘了,颜色太丑。”

 

“哦哦,”李轩答应着一手把他那泡菜绿的帽子摘下来,“其实我就是想制造出一种我真的是人参精的印象。”

 

吴羽策瞥了李轩一眼,把客卧指给他。

 

坐回书桌前的吴羽策冷静了一会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世纪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受着社会主义思想熏陶的青年刚刚遇见并收留了一只妖,听起来和小说似的。

 

只隐约觉得窗外黑了下去,敲门声让吴羽策好是一惊,回头看见李轩在门口对他歉意一笑,才反应过来家里已不是一个人……不,还是一个人。

 

“我看时间不早了。你晚上吃什么?”

 

吃什么?吴羽策望着眼前的罪魁祸首,若不是李轩的出现,此时本该有一锅满满的羊肉和萝卜在厨房欢快地咕嘟咕嘟着。

 

李轩见吴羽策沉默,又诚恳地说:“你本来打算吃羊肉炖萝卜?你很喜欢吃?是我的错,我不该变成萝卜。”

 

吴羽策摇头,“没事,冬天冰箱里东西不容易坏。我改天吃也行。今天来不及做东西了,叫个外卖吧。”

 

叫个外卖——吴羽策从抽屉里抽出一叠外卖店菜单。这会粗粗扫了一眼选了个番茄牛肉面,又问李轩吃什么。

 

“我不用吃,”李轩摆摆手,“别看我有人形,本质上还是个参,只不过你现在看不出而已。”

 

语罢吴羽策就盯了李轩好一会,真像想要看出什么来。

 

李轩被看得毛了,索性现个原形:一米七九长的黄参,头上顶一细长花梗,梗末一簇将开未开的小红花,加起来倒接近两米了。

 

“我可是,身价千万的野山参啊。”李轩得意地点了点头,吴羽策则嫌弃地躲到卧室一角道:“行了快变回去,别乱撒花粉。”

 

吃过晚饭吴羽策又顺便教了李轩各种家用电器的使用方法,让李轩不由一面点头一面称赞现代科技。

 

“这么多年你难道都躲在山洞里修炼?”吴羽策问。

 

“是也不是,我二十多年前刚出来过一次,”李轩说,“真不骗你,妖怪越来越少,有点灵气的山都开发成景区了,小妖根本修炼不起来,就算有几个自然保护区,环境也不如以前了。”

 

吴羽策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同情。

 

2、

 

突然多出一个同居人的感觉很奇妙,且不说原本空荡荡的房子昨晚门外偶尔的脚步声,第二天早上起来吴羽策也是大大吃了一惊。

 

浓烈的食物香味。

 

走进客厅只见饭桌上热气腾腾一碗白粥一盘炒鸡蛋还一碟酱油。原本靠窗坐着的李轩看他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没用过电磁炉,蛋给炒焦了别介意。”

 

“怎么回事……?”吴羽策皱眉望着他,顿了片刻又小声说了句谢谢。

 

“别多想,”李轩正色道,“闲着也是闲着,花不了多少工夫。我要是白住你的等于又欠一笔债,什么时候还的完?”

 

他说的倒在理。吴羽策嫌煮东西自己吃太麻烦太费时,有时候为了赶稿接连三四天都有可能在叫外卖,没什么想吃的连续几天吃一模一样东西的事吴羽策也做过,虽能忍耐也吃腻了。此时李轩毛遂自荐要给他做饭,倒真没什么不好。

 

想到这儿吴羽策干干脆脆地拿起筷子,扒一口稀饭配一块炒蛋蘸酱油,吃下去半碗时瞥见李轩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才反应过来什么。

 

“很好吃……你真的不吃?”

 

“不用。我坐这儿光合作用一会就行。比较好养活。”李轩露出一个微笑。

 

看着一碗白粥见底,李轩出言提醒锅里还有。吴羽策起身又装一碗,只感觉腹内一阵暖流。食毕吴羽策进屋拿了一叠钞票放在桌上,让李轩要买什么食材什么东西自己用。李轩看了一眼忍不住又笑了,说,那个,屋主大人,我叫你阿策介不介意?

 

是个很亲近的称呼。

 

和李轩认识时间虽短,却能感觉出他性格不错,相处起来也是让吴羽策舒服放松的类型。犹豫片刻,吴羽策便点头默许了。李轩立刻用上,“阿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买点东西,和萝卜?”

 

原来他还记得这个。想起冰箱里冻得实实一块羊肉,吴羽策觉得这实在是个无法拒绝的邀请。“不过你得先换件衣服,头发也要短一点。”吴羽策想了想说。要是让李轩这么穿着长衫上街去,指不定会被当成什么围观。

 

一小时后吴羽策携家养人参精一只出现在超市里,而李轩仍处于隐去头顶上花这一增高利器的不情不愿中。

 

“阿策,这衣服好欺负人。”李轩揪着衣角左看右看,深紫色外套上赫然一大碗卡通米饭,另配字“我只洗碗不吃饭”。

 

“说的都是事实,挺适合你。”吴羽策对抗议置之不顾,“活动送的我还没穿过。”

 

李轩无奈地摇摇头,抬手扫了货架上一排猕猴桃,油桃,樱桃和小西红柿:“多吃点水果比较好。”

 

“你也不看看有没有坏掉的就拿……”

 

“相见即是有缘啊!”李轩激动地说,“怎么好意思挑挑拣拣?”

 

“不。只是超市的阿姨把它们放在第一排而已。说有缘也只是你和超市阿姨吧。”吴羽策毫不动容地捅捅李轩,“给我挑两根萝卜,好看点的,不要人参精变的。”

 

“得令。”李轩把购物篮放下就去翻那堆萝卜。左手一伸,露出腕上系着的红绒绳挂两个铜板。不多时一手一个萝卜回来了,“经过我火眼金睛的排查,这俩都是背景清白的萝卜。”

 

“收了。”

 

将去结账时超市里人突然多了起来,拎着沉甸甸的篮子一步一挨过了收银台,才醒悟原来是下雨了的缘故。冬雨有点讨厌,淋湿后再被风吹能一路冻到骨子里去。两人都没带伞,只好将就着在屋檐下躲一躲。李轩表示早知如此我刚才便挑两个芭蕉树精变的萝卜,揪他们两片叶子撑着回去。吴羽策答世上事哪来那么多早知,你自己先回去也行。李轩说我回去没用,不会做羊肉炖萝卜。于是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并肩站着不动了。

 

“我听过看过几百万场雨啦。”李轩突然感慨道。

 

“你不就一千年人参吗口气这么老成?”吴羽策说。

 

“哦,这是夸张手法,不要在意细节,”李轩笑着露出白白的牙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阿策听不听故事?”

 

“我有个朋友,是个在深山里修炼的人参精。他道行还不够的时候,有一次山里来了一群参客。他能听到脚步声,但是跑不掉,心里想着完了完了要交代在这儿了。”

 

“突然落下一道光,他发现自己叶上缠了道红绒绳,带两个铜板的那种。那时候采参有规矩,发现幼参绑红绒绳为记,算是告诉别人这参有主了,可以过几年再来采。结果那伙参客领头的是个年轻人,不管不顾就要采。你猜怎么着?”

 

“猜不出。”

 

“好好的日头突然黑下来,起狂风,树叶子哗哗摇,电闪雷鸣,天上下暴雨。那伙人以为山神发怒头也不敢回地跑了。故事讲完啦。”

 

吴羽策沉默了片刻道,“这个故事里的朋友不就是你自己么?”

 

“阿策好聪明,”李轩称赞道,“救我的正是司雨的龙王。”

 

吴羽策抬头望着繁密雨幕,若有所思地说一句,“我最近每次出门都会下雨。”

 

“是巧合……”李轩接口。

 

“原话还你。只不过天上恰好下雨,你又如何能断定是龙王救你,而不是另有神通呢?”吴羽策淡然道。

 

“哈,哈,哈,”李轩干笑三声,“吴大官人说得甚是有理。”

 

吴羽策见李轩脸上带笑神色却黯然几分,想自己非但没有帮忙反而泼起冷水,自觉后悔,语气也柔和了些许:“有什么我能帮的吗?”

 

“你只需好好生活就可以了。”李轩偏头过来瞅着吴羽策,极认真地答道。

 

3、

 

吴羽策猛地推开门,把站在窗前的李轩吓了一跳:头发一绺一绺地沾在脸上,只在门口站了一会,脚下已是一小滩水。

 

“你,没带伞怎么不等雨小了再回来?或者买把伞?”李轩急道。

 

吴羽策手撑在膝盖上,喘了几口气才答:“没用,雨太大,不见弱,打伞也会淋湿的。”话没说完就被李轩拉进浴室开了浴霸,过了一会又有一整套干爽衣服从门外递进来。

 

吴羽策磨磨蹭蹭地洗了个热水澡吹了头发,出来发现李轩已经把菜又热了一遍,自己的座位上放着一碗冒着气的花生猪肚汤。吴羽策沉默地喝了两勺,又喝了两勺。下午遇到的撑红伞的男人在他脑内挥之不去,他当时正在回来的路上,天也还是晴的。那男人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副神棍样的对他说,他身上有妖气。这点吴羽策自然是知道的,只道男人信口胡诌。那男人却甩不掉,在吴羽策加快步速后仍气定神闲地紧紧跟在他身侧,说吴羽策近日有一大劫。吴羽策干脆地停下来,问他想要多少钱。那男人仔细盯着吴羽策看了一会,戏谑地笑着说句:给钱没用,躲不过的雨,逃不过的劫,小吴同志要好自为之啊。撑红伞的男人踱开后果然立即下起暴雨,吴羽策往窗外看,似乎这会他踏进家门后雨势方才减弱。这半个多月来与李轩虽是初识却胜故交,只怕那撑伞的男人会做什么,这便一五一十说了。

 

李轩听完忍不住苦笑道:“阿策,这法海出场有点早。”

 

吴羽策望着李轩也不知如何安慰,思忖片刻道:“我信你不会害我。”他素不轻易表露感情,此时掏心说了这句话确有千万的真诚在里面,李轩听了却不答话,转头去望着窗外。

 

孰料睡到半夜吴羽策突然从梦中醒转了来,身上发热,背后又全是冷汗,四肢酸痛不已。他挣扎着爬起来给自己倒水,却一时把握不住摔了了杯子。好在立刻就有人在身后抓住了他胳膊才不至于摔倒,吴羽策感到阵阵冷气呼在自己脖颈处,禁不住打一个寒战。

 

“怎么了?”李轩晚上是不睡的。

 

“有点发烧,吃点药应该就好。”吴羽策摆摆手,李轩口中说着放着他来,自把吴羽策扶回床上,倒了热水取了药看他服下。服完药吴羽策蒙着被子便睡了,不知睡了多久,惊醒过来发现屋子里仍是暗的,而李轩穿着一身从未见过的白衣正坐在床边,见他醒来,不声响地递一杯热水过去。

 

吴羽策接来喝了,只感觉头说不出的沉重,身子热得不行又冷得不行。

 

“几点了?”问这一句话,吴羽策才发觉嗓子已是沙哑,李轩眼神古怪地盯着他看,半晌才答吴羽策已睡了两天。

 

“能帮我把手机拿过来吗?我可能要去一趟医院。”吴羽策道,李轩却如没听见似的坐在暗中一动不动。

 

“李轩?李轩?”觉出李轩的不对劲,吴羽策又喊。

 

李轩僵硬地抬头望着吴羽策,突然道:“阿策,你看我是谁?”

 

是谁?

 

吴羽策心中一惊,烧得愈厉害眼里愈清明,坐在那里的李轩分明分出三个身影:一个此时穿白衣的,一个人参模样的,最隐约竟是一个着玄色官服的。见吴羽策面色有异,李轩缓缓站起来,道一声得罪,拈一个定身咒,竟把挣扎不能的吴羽策从床上打横抱了起来,吴羽策也是一百三四的体重,竟轻而易举地被抱进了浴室。

 

没想到浴缸里早注满了水,李轩弯腰动作轻柔地将吴羽策放入浴缸,又和缓地把他衣物除去,取了一条毛巾盖在私处。浸在冷水中的感觉极不好受,吴羽策闷哼一声,喘着气道,“李轩,我错信了你,你想如何?”

 

李轩转身搬一把椅子在浴室门口坐下,才开口道,“阿策,我骗了你。那日并不是你挑了我变的萝卜,而是我移形幻影变做了你挑的萝卜。”

 

“那又如何?”吴羽策哑着声音道,又立时意识到了什么,“你要找的就是我?”

 

“不错。”李轩点头。

 

“为何不知说?——”吴羽策咬牙道,发汗本就让他体温冰凉,此时更是经不住打起寒战。

 

“我若早说你也不会信,更不会留我报恩,”李轩伸过那只系着红绒绳的手来,吴羽策无法躲开,便感觉温温热热一块覆在了眼睛上,“你那日问我如何确认是龙王救我,只因我知那龙王玩忽职守多下了雨,被罚在红尘走两个轮回。你出门即雨表明化龙一劫在前,亦故此发烧。把你放在水中再合适不过。”

 

吴羽策几乎喘不上气来,身体颤动,肌肤上银鳞若隐若现 ,只从牙缝里兹声道,“李轩……鬼君,你自身难保如何助我?”

 

“你想起来几分?”李轩声音里带笑意手上力道却微微加大,吴羽策只觉眼前黑暗沉重,发昏睡去。

 

再睁眼却是浴霸灯明晃晃高悬,吴羽策一激灵从浴缸里坐起,只觉浴缸里拥挤,再低头只见自己尾椎处竟接着一条龙尾。或许是水声惊动,从浴室外走进一个男人来,正是那日追着吴羽策不放的神棍。

 

“叶修前辈?”

 

“喔,认出我啦小吴?”叶修手里捧着一个瓦罐,“你快接着,这好烫。”

 

心里虽有千万句话想问,吴羽策还是先接过了瓦罐,叶修立刻拿手捏着耳垂吹起气来。

 

“这东西对你有好处,快趁热喝吧。”见吴羽策一动不动,叶修又出言催促道。

 

“这是什么?”

 

“李轩鸡汤。”

 

吴羽策剧烈咳了一下,好在叶修眼疾手快扶住了瓦罐才不至于把汤撒出去,“快喝吧别浪费喝完还有一大锅……”吴羽策奋力推开叶修往他嘴里塞的瓦罐,怒道:“李轩呢?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还要我说吗?”叶修把瓦罐搁在一旁,“李轩把自己这一世肉身炖了给你做鸡汤,说千年人参偿你道行,让你化龙归去两不亏欠。他自己的劫数也到了。”

 

“这东西我不会喝。”

 

叶修挑眉,“你不喝化龙失败还是李轩欠你,他尘缘不断渡不过去雷劫。”

 

“……”

 

“你喝了他也渡不过去其实。”叶修诚恳地说,“权衡一下你还是喝了比较好。”

 

见吴羽策不言语,叶修佯作叹气又道,“别怪我没说,你们两个纠缠来纠缠去尘缘根本断不了,要能说断就断当初李轩做什么自投轮回入妖道,你又何苦犯天规救他,他还回来找你给你煮汤,围观群众早就看不下去了。你们还不如就在一起算了。”

 

正说着,窗外一个炸雷,叶修抓住机会道,“你看老天也同意我说的嘛。”

 

“不……这雷不一般……是李轩的雷劫?!”吴羽策一惊。

 

“少年人有眼力啊,”叶修欣慰地点点头,“来,喝了这碗汤,我们可能还有机会看到小李同志的灰。”

 

吴羽策知道此时再不能犹豫,仰头把汤喝下,顿时眼睛里精光大盛,显出龙身撞破玻璃飞去。叶修走到破口边张望片刻,自笑道:“年轻人怎么这么性急?”

 

4、

 

一大片黑云缓缓自西边聚拢来,若有人视力够好,定能发现乌云罩下楼顶坐着玄衣一人,奇怪狂风呼啸,竟不曾吹起他衣摆。

 

“轩哥,你这样坐在楼边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轻生啊。”原来李轩身后还站着两人,说话的是稍高一点的那个。

 

“等会也差不多了,李迅,”李轩不动声色地回答道,又转头对另一人说,“小盖,我不在这些年做城隍辛苦了,这次还麻烦你替我取肉身来。”原来李轩当年人身升为秦城隍,重入轮回时把肉身留在殿里了,这才有恃无恐地炖了新肉身给吴羽策进补,只是此时区区鬼神虚体怎抵得住雷劫?

 

“不妨事。”被唤作盖才捷的模样似乎更年轻些,却是愁容满面,“轩哥你有几成把握?”

 

李轩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不必问?十成把握?”李迅惊讶,“不愧是轩哥。”

 

“不——我是说,”李轩尴尬地咳了两声,“我希望那个天雷能尊重科学,去劈那个避雷针不要劈我。”

 

“……”盖才捷和李迅相视一眼,心知今番所遇之事非同小可,灵犀相通却是齐齐往前走了一步。

 

不料李轩沉声道,“都别动,给我往后退。我当初私作决定已经够不负责任,要是今天连累你们岂不是罪人。”说话间自袖中翻出一把赤炎刀来,“现在还是寄希望鬼印杀能替我挡一下。”

 

“可是雷劫总共三下……”李迅迟疑道。

 

“那就把我骨灰撒到渭河里。”李轩一脸无谓。

 

说时迟那时快,震耳欲聋的雷声中,一道闪电临空劈下。李轩纵身跳起躲过三五个小雷,再一挺身只听金石躁动,电光散去,李轩仍立在那里,只是两手一摊两截黑铁哐当落下,可怜神兵鬼印杀就此湮灭。

 

李轩冲一旁的盖才捷和李迅比个了YEAH,虽然李迅笑得比哭还难看。

 

当此时忽听得龙啸之声,天色又变暗几分,暗黑云层中一道银白身影矫健穿梭,盖迅二人俱都惊异望向李轩,李轩微微露出一点笑意,点头道,“是策龙王。”

 

孰料此生还有幸再见你真身。

 

回味间龙身转瞬便到,一爪按上李轩肩部,生生把李轩踩进天台的水泥地里去。李轩咳了几下,睁眼见一对狭长金睛望着他,肩上爪不断收紧,似有怒意——

 

“阿策、策龙王,饶我这一回。”李轩陪笑道。

 

那白龙却不买账。第二道雷劫破空而来,李轩听得神色大变却被按住动弹不得,那一道准准打在白龙背上,霎时龙啸响彻,受这一击吴羽策再支持不住,倒地化出人形。李轩赶紧捞住,又心疼又气愤,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

 

见李轩还想远离引开雷击,吴羽策抬手化作龙爪便扣住了李轩喉头,所扣之处指甲没入,竟流下一条血线。

 

“李轩,今后两个人的事你若是再擅作主张,我便真真正正活吃了你!”

 

李轩见吴羽策模样凶狠,苦笑道,“阿策,活到此时我已神通用尽,哪还有今后?第三道纵是有龙鳞护身也要击成飞灰,好容易化出的龙形,你又何必替我挡这第二道?”

 

吴羽策不言不语,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竟是强行起身又变回龙形。

 

远处传来低沉的雷声。

 

“打扰一下几位,大雨天这么好兴致在天台赏雨?”一个声音突然在众人身后响起,“也不打个伞什么的?”

 

“叶神,你怎么在这里?”“前辈?”众人纷纷惊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就不能来看看后辈?”叶修笑着转动雨伞飞出一溜水花,突然伸手一指,“来了。”众人来不及躲避,却是下意识护住了李轩,只感觉眼前亮光一道,却奔着叶修去了。

 

叶修倒像意料之中似的,举伞一挡,伞面火花四溅数十秒这才全部散了。叶修合了伞,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吓到了吧?其实比起小李,这雷还是比较喜欢劈我的。”

 

“叶神,你怎么不来得早一点?白让阿策挨这一下……”李轩架住吴羽策,心疼劲还没缓过去。

 

“唉,你们就是不懂规矩。这第三道才是最强的,要是第一道第二道都我挨了,这劫就不算小李的了。”叶修摇摇头,“小吴同志性子更急完全不给我机会说说计划。”

 

言罢他走到吴羽策身边,用眼神示意李轩把吴羽策衣服撩开,只见右后腰一条红记,啧啧数声道:“小吴龙鳞还挺硬嘛。”吴羽策此时面如金纸,李轩也是强弩之末喘气连连,这便相扶着一起坐下。

 

盖才捷抹抹汗,上前拱手道,“轩哥,恭喜渡劫了。”

 

李轩这才注意自己再度修成仙体,苦笑两声,道今日作弊开得实在厉害。叶修拿伞角戳戳李轩道,“天条道神仙不能谈恋爱,你们藕断丝连折腾了这一遭,我看干脆留在凡间做个散仙,也不用再受规矩束缚。该说的我都和小吴同志说了。”

 

李轩闻言有些心动,他犹豫地望了一眼吴羽策,只听吴羽策说:“李轩有盖才捷可代城隍之职,渭河却没龙王。”

 

李迅一听乐了,“龙族子孙那么多,随便匀一条来渭河,哪需策龙王你亲自上阵?”

 

“好办好办,”盖才捷拍手道,“策龙王你可以先在自己家里办公,等到新龙王来上任便可。”

 

此话说得在理,吴羽策和李轩连连点头。见事已了,盖才捷对李迅使个眼色便告事务繁多隐了身形,救人一命的叶修也不声不吭地走开。见众人离去,吴羽策想起身,不料手被李轩用力抓住竟脱不开去。

 

“策龙王……”李轩晃一晃手中红绒绳,凑近吴羽策耳边刻意压低声音道,“红线为证,我是龙王家的了,阿策你可得对我负责啊。”

 

吴羽策转头淡然一眼道:“鬼君不必担心。”,遂用同样力道回握直至感觉李轩脉搏跳动。

 

冬日需进补。今晚,想吃龙肉呢。

 

【完】

 *轩哥鸡汤【大雾】灵感来自Live太太的《鸣翼见》

*设定大概轩哥是陕西的城隍,阿策渭河龙王,迅哥是个城隍旁边管生死簿的

*在想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轩哥头上顶的花其实是生殖器官简直猥亵而且人参雌雄同株,阿策变成龙以后有两个【哗】……【住手】其实当时想看头上有花的轩哥才写的呜……

 

评论(44)
热度(273)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