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

【99】【双鬼】情深说话未曾讲

*大概是两个人都是歌手的设定,有参考

*参加轩哥生日倒数so激动!压力so大!觉得自己so蠢!广告:欢迎订阅#李队你幸福吗# tag w!

*2.4我生日啦可以对我说生日快乐ww!

 ————————————————————————————

1、

 

李轩把进度条拉回去。已经走出画面的吴羽策重新坐回到高脚凳上。

 

穿着一件V领的白汗衫,袖子挽到肘前。

 

李轩心里突兀地存着微妙的陌生感,视频上这个人和一直盘恒在他印象中的吴羽策有些许出入,或许是变瘦了或者眼眶陷下去了。但其实李轩闭上眼也描述不出吴羽策的确切长相。说到底,离他最后一次见吴羽策已经过去了两年。

 

他是在列车上隔着起雾的窗子向外看,他记得两个人和平地达成解散但是保留组合名字这样共识的结果,而对于他们如何终究走向这一步的过程却逐渐把握不清了。

 

按下播放键。高脚凳上的吴羽策说,“我是同性恋者。”

 

除了那句话外吴羽策什么都不再讲。他平平静静地看镜头,眼睛像深潭水。有一刻李轩觉得他就坐在对面望着自己,有一刻又觉得吴羽策望着的是更远的地方。简短的不到一分钟的视频,被吴羽策放在新专辑的末尾。那张新专辑收录了一些吴羽策改编翻唱的歌,但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视频上。不到两小时“吴羽策出柜”的消息已上了微博头条。讨论上百万,视频点击率上百万,白衣服的吴羽策坐在高脚凳上,波澜不惊地对上百万闻讯而来的人一遍遍承认自己同性恋的事实。

 

李轩按下电源键,房间就陷入了黑暗。

 

他一直到午后睡得头痛欲裂才醒来。手机一开机跳出八十几个未接电话提示,七八个李迅的,三个方锐的,两个楚云秀的,其余全是乱七八糟的号码。李轩迟疑片刻点了方锐的名字,正占线,悻悻地把手机丢在一旁。呆坐了片刻,李轩又重新捡起手机给李迅拨过去。

 

“轩哥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李迅声音有些大,李轩没什么耐心地嗯嗯两声。李迅和吴羽策同一年出道,不过走的RAP那一路,平时来往也算密切。

 

见李轩没了下文,李迅又着急地问,“到底为什么策哥突然就出柜了啊?”

 

“你问我我问谁?”李轩冷冰冰地说。

 

他的口气把李迅吓了一跳,“问策哥啊?他没和你商量过吗?”

 

李轩沉默了。昨晚看了视频说不出原因的心烦意乱,这时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在和吴羽策置气。不是气和吴羽策这么多年搭档他都隐瞒自己的取向,而是气吴羽策一点不和他商量就公然出柜了。吴羽策是同性恋者这件事李轩早就知道,组合成立一个月的时候吴羽策就明明白白地对他说了。虽然当时李轩有些吃惊,但后来想想和人分左撇子右撇子一样没什么大不了,就接受了。不仅如此,刚认识的一年李轩还格外在意自己的言行,唯恐吴羽策对某些地方比较敏感伤了自尊,相处多了李轩才发现吴羽策根本不在意这些小事,倒是自己杞人忧天了。虽然吴羽策现在是自由人不会被公司限制,社会对同性恋的看法却还没有那么开放,这么贸贸然出轨对他的事业只会有害无益。然而覆水难收,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李轩这么胡思乱想了好一会,打开了微博。不出所料消息通知简直是平时的二十几倍,无外是好事的网友问他对吴羽策出柜这件事怎么看,以前知不知道吴羽策是gay,李轩快速扫了几眼,重点找起抹黑吴羽策的。有一条叫《知情人解密双鬼组合为何解散》的长微博挂在热门下,李轩犹豫片刻,点开了。

 

“之前组合解散的消息出来的时候大家一定很惊讶吧,不知道现在配合吴羽策出柜的消息大家有没有发现什么……歌迷都知道他们两个感情很好,开演唱会也是租一个房间的那种,认识快十年……但是吴羽策是个gay啊!吴羽策向李轩求爱,李轩是直男不想和他搞基。拒绝了之后呢觉得吴羽策很恶心所以也没办法继续搭档了,只好借口音乐理念不和给吴羽策留点面子。但是吴羽策怀恨在心,这次自己把事捅出来一是给自己新专辑炒作,二是把媒体关注点抢到自己这边来好压过李轩,以后把粉丝当枪使,一有点磕了碰了就说别人歧视他……这事我们能答应?支持轩哥!”

 

李轩看着底下一片喊打怒火中烧,手一快就按了转发。 

 

——*,我认识吴羽策快十年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吗,你算什么也配在这里抹黑他?

 

李轩的手机响了一下,但对方又很快地切断了。李轩深吸一口气,给楚云秀发了个“抱歉没忍住”过去。就打字这一下的功夫,李轩再刷新一次已经转发上千了。正打算关掉网页,一个来自吴羽策的回复提醒显眼地跳出来。

 

回复@李轩:做你自己的事。我的事不需要你管。

 

2、

 

李轩私信方锐:阿策这事你之前知不知道?

 

方锐此时正忙着替吴羽策舌战群儒,刷了李轩好几页。他回的很快:知道啊怎么不知道?

 

于是李轩再也压制不住从昨晚就攒着的气,或者更远些从各自单飞起就攒着的气。他打开QQ找到列表里灰色头像的吴羽策噼里啪啦打下一长段字: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就算提前讲一声也好,还不让我管,到底拿我当什么?但这完全不能解气,因为吴羽策不在线。发泄没有对象,李轩心里空落落的没个着落。他本可以打电话去质问吴羽策,但却下意识地避开了直接交流。

 

尽管刚刚还在微博出现,吴羽策确实不在线,李轩打开吴羽策的聊天窗口看了几次都没动静。这时他也有些缓和下来,把自己刚才的字句读了几遍,愈发感觉情绪偏激,许多用词也不大妥当,分明是吵架的态度,不知道吴羽策看到会作何回应,但是要他立马再说些补救的话也做不到。李轩惴惴不安了一会顺手打开了聊天记录。没想到上一次他和吴羽策说话还是中秋节的时候,这边发个“中秋快乐”,那边回个“中秋快乐”。乏善可陈,连吃了什么口味的月饼这样的客套话都没人再问。

 

走了这么久回头看好似一场梦。一直以来双鬼里李轩主要负责作曲,偶尔填词,吴羽策主唱,出道了七八年,吴羽策因为外形好开始被方锐拉去客串些小角色,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组合的事有时候就李轩一个人在做。关于整体音乐理念方面也渐渐有了微妙的分歧、两个人都试图把对方往自己想要的发展上拉,两个人都不愿妥协。最后一场演唱会彩排的时候李轩和吴羽策狠狠吵了一架,为了一些现在想来根本无关紧要的音响问题,说出去没人敢信双鬼为这种事翻脸。第二天吴羽策主动联系李轩,说我们先分开一阵吧,都冷静一下。

 

于是演唱会办完后开了个记者会。李轩心里明白此番估计就到头了,时光一去难倒回,双鬼时代结束了。单飞之后他接了几个电影配乐,拿了几个不错的奖,还和朋友楚云秀组了个组合,结果反响不怎样没半年就解散了。吴羽策还在不温不火地跑龙套,没有想入影视圈的意思,歌的方面方学才有写过几首给他,但直到现在还不断有人写乐评说:李轩的歌只有吴羽策唱得出味道,吴羽策也最适合李轩的歌。

 

又能怎样呢?李轩心里苦闷说不出。他比方锐早认识吴羽策,不知不觉理所当然地认为吴羽策应当和他最好,没想到到头来吴羽策反和方锐更亲密,什么事也不和他讲。这么多年吴羽策只拿他当个合作伙伴,根本算不上最好的朋友。想到这里,李轩竟有些嫉妒方锐。

 

他打开微博,战斗力非凡的方锐仍在喷吴羽策黑,而且愈战愈勇。李轩忍不住还是看了,有条图文并茂的收集种种证据试图证明方锐是吴羽策未公开的男朋友,方锐转发只打了很短的一行字:呵呵,别乱拉郎,他喜欢的人又不是我。

 

李轩皱起了眉,他快速地给方锐传了第二条私信:阿策有喜欢的人?

 

方锐发过来十几个惊吓表情:你不知道?!

 

李轩再发一条消息过去,方锐干脆不再理他。李轩有些愤恨地关了微博倒在床上,暗暗想着自己一片真心全掉下水道了。仔细一想两个人还是组合的时候一天十几个小时待在一起也没发现吴羽策有在谈恋爱的迹象,估计是解散以后谈起来的。这几年李轩和吴羽策各自发展,接触也就偶尔参加颁奖会时远远扫到一眼程度,都窝在X市也没时间专门出来吃个饭见见面。关于吴羽策的消息李轩都是在网上看到的。两个人共同的朋友李迅勉强算一个,可凭李迅的八卦之魂,吴羽策告诉李迅他喜欢谁非得被缠死,这样最后一条线也断了,得,他划为密友的吴羽策喜欢了个人,可李轩连那人是何方神圣都不知道。

 

真的很难不在意。

 

3

 

晚上李轩不太想吃饭。厨房冷冰冰没有库存,他一个人踩着拖鞋晃荡把所有灯都打开,吧嗒吧嗒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特别响。接着他又把电视打开,正好是言情剧频道。男主角女主角两个人坐在屋顶上点着蜡烛数星星,BGM还特别煽情。李轩吐槽了两句,心想还是吴羽策长得好看,无论男主角女主角都没吴羽策好看。

 

于是他把自己吓了一跳,因为脑海中出现了两个面无表情的吴羽策并肩坐在屋顶上数星星。这绝不是吴羽策的画风,但另一方面李轩又忍不住好奇起吴羽策谈恋爱,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到底是什么状态。李轩努力地脑补了一下,放弃了。

 

万万没想到向来神出鬼没的吴羽策此时诈尸了第二次,QQ上线了。李轩之前图好玩给他上线专门设了个提示铃声《大花轿》,这还是设了之后第一次碰上吴羽策上线,把李轩又吓了一跳。

 

吴羽策:对不起

 

见吴羽策这么干脆地道歉李轩心立马软了,连忙也检讨了一下自己的错误,让他不要太介意自己的用词,并且强调以后要和他先通气。李轩这里打了一长段发出去,换来吴羽策一个孤零零的问号。

 

吴羽策:我指这个【网页】

 

李轩点进去一看再次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原来有人看了吴羽策的回复,添油加醋,竟写出一篇吴羽策和李轩互相仇视,此番李轩落井下石,雇用大量水军,明一套暗一套,惹来吴羽策无情痛骂的文章,一部分吴羽策的粉丝们看了这个正把李轩骂得狗血淋头呢。

 

李轩囧,吴羽策又发来一句话:我以为只是自己的事,没想到还是把你扯进去了

 

李轩:没事,这也不是你能控制的。

 

讲到这里吴羽策那里突然没声了,李轩想着这不行啊,又努力发掘着新话题。

 

李轩:新专辑不错

 

吴羽策:哦

 

正当李轩心里默默流泪这是何等的冷暴力何等的不会聊天,吴羽策终于听见神的感召似的多说了一句:我明天会在XX路开签售。

 

李轩客套地祝了大卖,吴羽策说了句吃饭就又下去了。

 

李轩其实是有点心虚的。

 

吴羽策的新专辑他一首都没听过,刚刚吴羽策要再多问一句喜欢哪首他就得暴手速百度,万幸要这么问就真不是吴羽策了。好在网上已经有了全版本,吴羽策翻唱了好几首八九十年代的情歌,重新编曲后带上了他自己的风格。李轩慢慢坐下来从头开始听,恍恍惚惚觉着好像很久没听过吴羽策的声音了。

 

很难用哪一个词形容,但听着让人很舒服。李轩想起当年最早最早的时候,他在圈子里作曲已有了一点名气。张新杰建议他在音乐杂志上登广告招人办个组合,登出的第一天下午吴羽策就来了,不会弹吉他,唱的好像是《在那遥远的地方》。张新杰还镇定地让吴羽策先回去等消息,李轩赶紧把门堵住,连说两遍不会再有更好的了。

 

不会再有更好的了,吴羽策啊,少年意气吴羽策,特立独行吴羽策。

 

早上李轩是被冻醒又饿醒的,风把窗帘掀得哗哗响,电脑没关,音响里吴羽策还哑着在唱“你这刹那在何方 我有说话未曾讲”。第一次听吴羽策的这张新专辑听的还是网上的免费版,李轩怎么想怎么内疚,百度了一下签售会的地址,鸭舌帽墨镜口罩加身,李轩跟潜在犯罪分子似的就出门了。

 

他来得不算晚,买了专辑以后排在前一百,但怎么看怎么和周围粉丝格格不入,别人来看喜欢的歌手穿得漂漂亮亮,他倒好,全副武装,像个失败的间谍。这么想,李轩感觉周围工作人员看他的目光都多了几分怀疑,赶紧低头假装把注意力放在手中的专辑上。不知是谁的创意,整个封面就一张吴羽策的黑白侧身照,若有所思。李轩没来由地想起那个出柜视频里的吴羽策,又像在看着他,又像在看远处。

 

突然人群骚动起来,李轩抬头正好看到吴羽策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走出来。还是穿了一件白上衣,坐到桌子后一言不发地就开始签售,签完名握一握粉丝的手,就算完了。李轩估摸着今天来了得有三四百人,男女各半,就算自己也有好一阵可排。觉得听免费版的愧疚,特地来买个专辑也合情合理,但自己怎么非要在这排队拿一个吴羽策的签名呢,退一百步讲找吴羽策黑箱一个签名也是分分钟做到的事,自己到底干什么呢这是?

 

拍到吴羽策那里被认出就糗大了吧,现在走还来得及,李轩心里多番抗争纠结,又担心被吴羽策认出来,又期望吴羽策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还是能认出他,终于挪不动脚一步一步跟着队伍往前挨着。

 

吴羽策确实瘦了,连握笔的手变得骨节分明。李轩在人群中怔怔地看了他许久,看他埋头签名,然后握手时微微地把嘴角勾一点显出一些亲切的笑意。

 

突然吴羽策猛地站起来,他面前的粉丝飞快跑开。吴羽策脸上露出痛苦和疑惑的神情,接着李轩看到血从他握着的右手心里一路沿着手臂流下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李轩奋力挤出人群向吴羽策跑去。整个大厅开始喧闹起来,他听到有人开始惊叫,李轩上了台抓住吴羽策另一手往自己身后带,同时高声喊着让大家冷静下来不要乱动。好在总人数不多,而且保安和工作人员也立刻赶到稳定住了秩序。见场面控制住了,李轩又回过头想询问吴羽策的手伤,这才尴尬地意识到自己仍是全副武装以及这么久他都抓着吴羽策的事实。

 

“我没事。”吴羽策说。

 

“哦……”李轩放开了吴羽策的手,“那什么……”

 

李轩本想编个路过的借口,又不敢确定吴羽策到底有没有认出他来。见李轩没了动静,吴羽策又叫了一声李轩。

 

这回跑不离了,李轩窘迫地搓了搓手,招呼吴羽策的助理盖才捷过来消毒。那个伪粉没跑出多远就被抓住了,藏了个刀片在手里,握手的时候往吴羽策手心里按。吴羽策吃痛抽手,又划出挺长一条。盖才捷左右看了看,说幸好策哥手收得快,伤口虽然长但不深。

 

吴羽策没什么表情地坐在那,李轩也不清楚他心里究竟明得几分。吴羽策也没怎么结仇,无缘无故被人这样对付无非就因为出柜这件事。助理盖才捷也难做,长叹一声,问策哥你还能签名吗?

 

“不能。”李轩说。

 

话音刚落吴羽策盖才捷一齐转过头看着他,李轩叹了口气说,“咋,阿策你还能用脚写字啊?”

 

“用左手?”吴羽策有些为难,毕竟粉丝们都来捧场了现在还在外面等消息,他也不忍心让他们就这么回去。

 

“不然这样吧,”李轩敲敲桌子,“小盖你现在去搞一架拍立得,每个粉丝拍一张合影,她们应该会满意。”

 

盖才捷点点头。于是李轩随着吴羽策重新回到会场,吴羽策坐下了,李轩早脱了装备,也不知从哪里搬了个椅子坐在旁边。

 

“做什么?”吴羽策压低声音问。

 

“来都来了,想给你做个奉陪。”李轩轻声说。正巧盖才捷喊起了cheese,他们一起抬头,赶上一张吴羽策皱眉李轩微笑的合照。

 

4

 

当了两个小时背景板,终于把粉丝们送走时李轩的脸都要笑僵了。吴羽策是自己开车来的,盖才捷本打算自己送他回去,李轩手一挥说你善后吧,阿策交给我,手一顺拿走了吴羽策车钥匙,没法,吴羽策只得跟他走。

 

到了车库,李轩没怎么费劲就找到了吴羽策的小黑车,吹了个口哨外加在车盖上摸了一把,驾轻就熟地坐进了驾驶室。这车是吴羽策四年前买的,现在仍保养得很好。吴羽走过来策敲敲车窗,李轩问:“怎么了?”

 

“我手没什么问题,你下来把自己车开回去吧。”

 

“我没开车,坐三轮来的。你还是上来吧。自己家车不坐白不走。”李轩挤挤眼睛,他不知道吴羽策有没有看到他停在尽头的车,善意的谎言也好,让吴羽策自己开车他着实不放心。吴羽策犹豫了片刻,坐了副驾驶座。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待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了,刚刚在会场里虽然面对面坐着,台下那么多人在看也不好讲话,现在有机会说点什么了,偏偏李轩又觉着和吴羽策之间隔着一层无形壁障,又熟悉又生疏,封着他的口。

 

没想到吴羽策先略带惊讶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李轩有些紧张。

 

吴羽策说:“忘记给你签名了,你排那么久队。”

 

“……下次再签也行。”

 

阿策没问我为什么突然出现,李轩想着,他应该把握这个机会把事情都说清楚。

 

“阿策……我问你,微博上为什么叫我别管?”

 

吴羽策一副不解地摇摇头,“我觉得无所谓,你很在意?再说你一参与就要受牵连了,没必要。”

 

“那方锐也这样你都不管?”

 

“他以前老发乱七八糟的东西被我屏蔽了……我就是偶尔上线看到你说话回一句。他都干什么了?”

 

李轩长出一口气,好在吴羽策对微博不感兴趣,这样就完全看不到这次负面评论。不过,是吴羽策的话,即使看到也不会被妨碍到吧。李轩踩着刹车,慢慢在红灯前减速停下。

 

“阿策,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李轩手心有些发汗。他偷偷从车前镜里看吴羽策,正好吴羽策也往这边看,四目相对,让李轩没来由地口干舌燥。

 

“中国山东找蓝翔。”吴羽策点点头说。

 

不是啊阿策我不是在和你玩智力问答啊,你不是不玩微博吗!李轩欲哭无泪。

 

他不敢再看吴羽策,只好死死盯着前方一群过马路的小学生看,“阿策,你有喜欢的人这事方锐都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也没用啊,”吴羽策不解地说,“你不是直男吗?”

 

“哦。”李轩应了一声。因为我是直男所以阿策有喜欢的人告诉我没用,但是可以告诉方锐,难道方锐也是gay?

 

方锐也是gay啊!

等等?!……

 

黄灯跳成绿灯,李轩转头,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望着吴羽策,周围喇叭按得震天响,李轩却什么也听不到似的。

 

吴羽策点了头。

 

李轩如梦初醒般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小黑车立刻野狗样地冲了出去。这一回李轩把他的车技发挥到了极致,他一打方向上了小路,左拐右绕到了老城区的桥边。桥上有个青年抱着把吉他在弹唱,李轩冲过去,抓住他领子,对那个几乎以为他来收保护费吓呆了的青年说,给你一百块钱,吉他借我一下。

 

吴羽策拔了车钥匙出来,一脸疑惑地看着李轩。

 

李轩低头检查了音准,清了清喉咙。他几乎颤栗,他预感到自己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时刻即将来临,和当时面试,吴羽策开始清唱那一刹那的体验分毫不差。

 

“吴羽策,要是我在一首歌的时间里赚到一百块,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怎么样?”

 

“什么机会?”

 

“呃……今晚请你吃椒盐虾姑的机会。”李轩说着,在裤子上擦了擦手。

 

吴羽策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说,“好啊。”

 

于是李轩开始弹。他仍感觉手在抖,可是他慢慢唱起来:

 

“仍然在远方 追我梦与想

 

  继续怀念你 却又这么漫长

 

  从前未会想 感觉是双方

 

  你若燃亮我 我亦要懂得释放

 

  过去每日同路往

 

  不懂珍惜那些境况

 

  这晚我独来独往

 

  却是太后悔浪费共对时光……”

 

5

 

没有多少经过的人。李轩兢兢业业唱完了歌,面前只有一片刚落下的叶子。

 

李轩尴尬地拿食指擦擦鼻子,但他抬头发现吴羽策的眼睛仍在在看着他。像深潭水,看得李轩眼眶发热说不出话。

 

吴羽策的手在身上摸索着,摸出一个钱包交到李轩手上。

 

“现金,银行卡都在,”吴羽策说,“足够你天天请我椒盐虾姑。”

 

李轩坚定地说:“不,我就今天请椒盐虾姑。”

 

6

 

“明天请水煮鱼。”

 

【完】

 

评论(55)
热度(553)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