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

【82】【双鬼】男朋友提议去看惊悚电影时其实还抱着对方会在可怕的情节处会钻进他怀里的美好希望

*不会取标题了……ORZ

*抱歉!最近没什么梗脑子里都是水真的很不好意思!

——————————————————————————

经理刚刚发短信来,让李轩单独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单独”这个词被特殊强调了。李轩想,他是虚空的队长,吴羽策是虚空副队长,经理有什么事不能让吴羽策知道只能单独对他说?再考虑到夏季转会期将近,李轩嘴里好苦。虚空一直以来的目标都是进四强,甚至在有了得力助手盖才捷之后,更敢异想天开一点,是夺冠的,可这次虚空不仅仍然被远距四强之外,连八强的门槛也没能摸到。到底是哪里不对?李轩自己也有在反省。

 

李轩低着头进了经理室,经理招呼着他坐下,要给他泡茶。

 

李轩沉重地坐下,叹口气,“经理,你就直说了,你们想拿阿策换谁?”

 

话出口把经理吓了一跳,“什么谁换谁,小吴不是在虚空好好的吗?”

 

李轩心口咯噔一下,脸上仍尽力做出平静样子说,“我懂了,我服从战队安排,我这就回去收拾东西。”

 

经理惊道:“你消息好灵通,我今天下午才收到通知,赶紧告诉你的。你怎么比我先知道?”

 

“不是你刚刚自己含蓄地告诉我说要把我卖掉吗?”李轩说。

 

经理震惊了,他站起来绕到李轩身边坐下,摸着李轩的肩膀说:“李砸你整天都在想什么呢,就算大家穷到穿不起裤衩也不会卖掉你去换钱啊。”

 

李轩按住经理的手说:“经理你也知道我爱多想,你就不能一开始发短信时就直说什么事吗?”

 

经理从西装内侧掏出来一封带着体温的信,上面盖着联盟和竞技总局的公章。

 

荣耀世界邀请赛。

 

信不长,李轩很快地读了两遍,他首先感到的是激动,可不一会他就感觉好像有人在他背上浇了一盆凉水。突然之间他什么都明白了,这里只有一封信,给他的。他被选入国家队了,吴羽策没选上。

 

从经理室出来,李轩只感觉脚下轻飘飘的像踩在棉花上,经理后面的话他没仔细听,大约是有的战队根本没人入选,让他好好表现替虚空争光。可有那么一刻李轩恨不得自己也没选上,双鬼没分开过,打全明星都在同一组,如今却他一个人进了国家队。他怎么去见吴羽策呢,怎么告诉他这件事呢?入选国家队多少能算是对实力的认可,现在这个认可在李轩口袋里烫得他生痛。

 

吴羽策正在屋子里专注地打竞技场,李轩心里有鬼,轻悄悄把门掩上,坐在吴羽策床边看他。屏幕上那个小鬼剑英姿飒爽地放出一个个鬼阵,闪着光的荣耀在跳出来的时候,吴羽策按了退出。

 

“怎么不继续打呢?”李轩问。

 

“休息一下。”吴羽策摘了耳机。

 

“唔……”李轩应了一声,看吴羽策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做起手操来,心有些慌,他觉得自己此时应该说点什么。

 

“那个,阿策,我们出去逛逛?”

 

“为什么?”

 

这下把李轩问住了,他努力想了一会,说,“就当是约会吧。”

 

没有比这更羞耻的借口了,两个人在一起也四五年,刚刚告白时也没什么特殊活动,也就两个人昧着良心开了一晚上黑,现在竟然说要约会。可吴羽策也没再多说什么,利利索索把电脑关了就跟他出门。

 

和吴羽策一前一后走在大街上时李轩感觉更糟了。这是个完全没有筹划的约会,而且时间尴尬,下午三点半,做什么都不够,直接去吃饭又太早。两人走了好长一段路都没有对话。路过公交站时瞥见大幅的电影海报,李轩突然福至心灵。他返身对吴羽策说,“我们去看电影吧。”

 

听着多像情侣该干的事啊,排队买票时李轩有了底气,吴羽策看看前面的人,决定去买点吃的。李轩其实对要看什么没主意,只想赶紧地——让两个人参与到某种活动之中,好让他自己从尴尬煎熬里解脱。到了柜台前,李轩要了两张最近开演的票,还是情侣座。售票小哥露出了“我懂”的笑容。

 

是国产惊悚片,李轩对海报上一片红红白白的并没多少期待。他刚走出售票点,就看见吴羽策抱着一个全家桶晃晃悠悠过来了,手指上还勾着两杯大可。吴羽策冲李轩一点头,“爆米花还在炸。等会去取。”李轩惊:“这么多吃得完?”

 

吴羽策探头过来看看电影票,不解道:“一个多小时的电影怎么吃不完?”

 

李轩无言以对。两个人又一起在爆米花机前站着,围观喷涌而出的爆米花,末了店家给装了一大袋子,李轩抱着走,胸口热乎乎。他们不敢现在进场,怕被人认出来,就找个栏杆先倚着,等开场一会再进去。确实有些无聊,李轩闻着刚出炉的爆米花实在喷香,就拣了两三个先放进了嘴里。吴羽策说:“给我也来点。”于是李轩就抓了一把送到他嘴边,“一把一起吃比较好吃”,他坚持着,把整把倒在吴羽策嘴里,欣赏他略略皱眉,又短暂地鼓起腮帮。吴羽策平时比较冷酷,这更让李轩热衷于在私下发掘他其它表情。

 

等灯熄了他们才进场,看的人不多。他们的位置靠后,很快就倒了。吴羽策用一只手抱着全家桶勾着可乐,李轩就用手逮住吴羽策空着的那只,牵着他走。昏暗的剧场里他们很安全。他们俩坐下,把食物放在中间。不一会可乐就喝混了,没人在意,抓着一杯就喝。

 

这是一部剧情乏善可陈的惊悚片,李轩心里有事沉不下心,吴羽策比他专注。好几次李轩转头都发现吴羽策认真地在盯着屏幕。

 

怎么办呢?李轩感觉就像自己做错了事,吴羽策仍不知情,而他在把坦白的时间一再向后推,尽管吴羽策迟早得知道。

 

在座椅上的不安分终于引起了吴羽策的注意,“怎么?”

 

“我觉得有点怕,”李轩干笑两声。

 

“你这么大只鬼还怕这个?”吴羽策含糊着说,他嘴里正塞着一把爆米花。

 

李轩不言语。情侣座中间没扶手,他往吴羽策那边坐了坐,环住了吴羽策的肩膀。吴羽策没什么意见。剧场里冷气开得好足,两个人凑一起暖暖的正好。只是李轩发现和吴羽策坐近了后更无法入戏了。

女主角进入积灰的房间,BGM越来越紧张,双眼流血的鬼脸突然出现占据了整个镜头!

 

吴羽策:嚼嚼

 

女主角在狭长的走廊上被鬼追着跑,不断地回头看。突然她跌倒了!

 

吴羽策:嚼嚼

 

鬼步步逼近,女主角在走廊上倒着爬着,她的手摸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是之前死去的同伴!

 

吴羽策:嚼嚼

 

“阿策……”

 

“?”吴羽策思考了一会,从桶里给李轩掏了个炸鸡腿。

 

从电影院出来已经将近黄昏,如吴羽策所说,一点东西也没剩下。两人晃荡着走到街对面的公园,找了把长椅又坐下了。李轩还想问吴羽策晚上吃什么,吴羽策的手机响了。

 

“我妈的。”吴羽策说。

 

李轩想着还是避一避,看到路边有好多情侣在买棉花糖,对吴羽策做个口型就也去了。等他举着两个粉红色,爱心型,火炬似硕大无朋的棉花糖走回来的时候,吴羽策正对着手机说:“李轩今天心情不好我陪他出来逛逛。”

 

李轩窘。

 

吴羽策挂了电话看看李轩的新造型,说:“站着别动我给你拍两张。”

 

“设成手机桌面?”李轩笑道。

 

吴羽策把手机丢给李轩,意思是让他自己来。李轩看了看,觉得实在蠢得下不去手。吴羽策正一脸冷酷地舔着那个粉红色棉花糖,沾了好些糖沫在嘴边,见他犹豫不决,果断抢过手机按了确定。

 

这下屏幕上就是李轩的大脸了。

 

“你现在有没有心情好一点?”吴羽策问。

 

“……”

 

怎么回答呢,某一方面是好了一点,某一方面却因为还未能说出口的话始终低沉着。

 

然而吴羽策却向李轩伸出了一只手。

 

“恭喜了,队长。”

 

吴羽策认真地说。

 

李轩有些无所适从。他早该想到的,这么大的事,选手群里早炸开了锅,吴羽策多聪明的人,李轩今天的反常反应难道不是一看就知吗?这么多年的搭档什么事逃得过彼此的眼睛?

 

李轩挣扎了好一会,说:“对不起……我怕你生气,不敢和你说……”

 

“没什么好生气的。”吴羽策平静地说着,随便咬下一大块棉花糖,过了一会,吴羽策突然皱着眉转过头对李轩说,“都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还觉得我比在意你还在意那个?”

 

李轩愣住了。

 

他确实没有十足把握,觉得吴羽策不会在意。他拿到邀请信,第一个念头就是担心吴羽策的情绪变化。他觉得他们中间关系多亲近都始终隔着那一层。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

 

“加油,别丢虚空的脸。”吴羽策拍了拍李轩的肩膀。

 

李轩站起身狠狠给了吴羽策一个拥抱,非常用力,然后在吴羽策耳边说“我会的。”

 

吴羽策答:“我知道。”

 

于是李轩压着吴羽策的肩膀开始强行亲他,棉花糖好甜,眼眶好热。

 

【完】

 

 

评论(43)
热度(484)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