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

【52】【双鬼】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问题是今天吃什么

*最近在学习写原著向,然后发现智商上的短缺全暴露了【惊】写完后发现还和上篇有点雷同,自己也挺不满意,不过上篇更黑所以还算进步了一点点啊啊啊……

*取标题的能力离家出走了……

*好想看,酒后兽性大发把阿策裹在被子里揉来揉去的轩哥!

——————————————————————-————————

石不转冲入换人区时,德国队前来堵截的剑客已出现在视野里。

 

中国队第六人,逢山鬼泣冲出!身后残影一片!

 

显然阵鬼被近战强力的剑客黏上讨不到好,李轩一上场毫不犹豫地开了鬼步。对方也立即果断地用三段斩来拉近距离,借着之前一定的距离优势和对地形的熟悉,逢山鬼泣在下一个转弯完全消失!

 

德国剑客谨慎地停下了脚步。鬼剑士没有那么快,这张荒原图植被稀疏,从刚刚的距离看,要是那个鬼剑还在跑,是跑不出视线范围的,除非他躲起来了。

 

路两边各有一堆乱石。

 

德国剑客向左走了两步,右边乱石后突然亮起一道灰光,又在瞬间消失。这个因失误放出的静默之阵被取消的如此快,快到一个眨眼就会被错过。

 

然而天生的猎手闻到了血味。

 

快跑,跳起,银光落刃!

 

他的剑结结实实地砍在了一圈鬼影上,与此同时,他的人也结结实实地掉在了鬼阵之中。

 

静默之阵,封禁所有技能。

 

暗黑之阵,失明。

 

灰阵,重量双倍。

 

冰阵,炎阵,暗月光斩致盲,满月斩吹飞。

 

死亡墓碑,鬼神盛宴!

 

鬼神之力爆发,在推演多次的鬼阵连环中德国剑客的血槽不甘地由百分之五十几一波跌到了零。

 

全场沸腾了!中国队的阵鬼完成了一次不可思议的单杀。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场鹰捉兔子的游戏,却看到了鹰在陷阱中无力挣扎。少有比赛出现阵鬼这个职业单挑其他职业的情况,多大数是被迫的,而今他们看到了阵鬼的职业魅力,蜘蛛!一招定胜负,稍有不慎被鬼阵照头兜上就不可能全身而退了。这就是今晚的教训!

 

在远处的队友看不到这边发生的情况。德国队有选手打出了问号,虽然心知死去的队友给不了答案。中国队这边黄少天最先腾出空,在公共频道发出一条消息:我*轩哥有点帅!

 

[公共]逢山鬼泣:我马上到

 

“好妙的一手,他怎么做的?”

 

听到身旁林敬言的问询,吴羽策才如梦初醒般地发觉自己正紧紧抓着座椅扶手,松开,一手的汗。世邀赛正值夏休期,时间富裕,又有义斩战队的楼冠宁主动牵头包机,还替想现场观战的选手们统一订了酒店房间和靠前的座位票。所以吴羽策此刻虽然身在异国,却又是坐在熟人之中的。最熟悉李轩的莫过于搭档多年的吴羽策了,此时听到林敬言发问,前后左右的职业选手们纷纷回过头来想听吴羽策的讲解。

 

吴羽策的手动了动,又重新握紧了拳头。如果说吴羽策对其他国家队选手没有像对李轩一眼熟悉,那么他现在清楚,曾经作为竞争对手的来自各个俱乐部选手们,为了这次的胜利已经全无保留地贡献出自己最大的力量。

 

按照系统设定,受到伤害和位置移动时鬼阵的吟唱会被打断。比方说荣耀是个2D游戏,当向左移动和向右移动的操作指令相等时,鬼阵会被打断吗?在这两种指令什么样的一个范围差距内,能够达成角色面向转换而鬼阵不被打断,更或者细微的平移而鬼阵不被打断?

 

如果有人在关注APM的话,应该能发现逢山鬼泣在某个瞬间,APM过了500。正被穷追不舍的情况下,逢山鬼泣躲进了乱石后,卡住了这微妙的一个角度让德国剑客看到了吟唱中的静默之阵,又在有限的位移中使静默之阵进入了剑客视线的死角。在此之前他预读了抵消伤害的残影,从而确保当攻击到来时静默之阵不会被打断。

 

李轩赌了一把,赌这是超高水平的荣耀对战,对手不会错过转瞬即逝的鬼阵光芒,而正是转瞬即逝这一点才让对手上当,毫不怀疑这是一个被立即挽救的失误从而一脚踩入了鬼阵连环。

 

这一切并不是李轩偶然的心血来潮。李轩和吴羽策很早就开始努力权衡鬼剑各个技能的冷却时间,吟唱时间和效果,试图设计出让对手难以对断的鬼阵连环,同时由于实战中不同的需求和多变的状况,鬼阵连环必须是更加灵活的,而不是无脑的1234567。

 

当金色的“荣耀”二字出现在屏幕时,所有人欢呼,起立,为献上这一场高水平竞技的双方鼓掌。双方队员走出来,互相握手。屏幕上回放着比赛中精彩的画面,虽然观众们还无法将选手和他们的比赛角色对上号,却毫不吝啬喝彩。黄少天在比V字手势,孙翔挥着拳头,吴羽策看到李轩往前走了两步,视线在观众席里梭巡着,然而观众席是昏暗的,因为灯光都打在台上。

 

吴羽策对林敬言说,我马上回来。

 

所有人都站着,过道上也站满了人,吴羽策说着生硬的Excuse me在人堆中挤着,像溯游而上的一条鱼。

 

“He is my team leader.”被类似保安的人拦住的时候吴羽策这么说,对方愣了一下,吴羽策就挨到了台边。李轩单膝跪下来,正好和他视线平齐。

 

“我们赢了!干得不错!”吴羽策说。

 

李轩咬着嘴唇望着他,接着吴羽策被用力抱住了,李轩把头扣在他的肩膀上。他听到李轩变得急促的呼吸声,感到有湿热的液体在李轩脸上。

 

“对不起,阿策……”

 

李轩的肩膀慢慢抽动着,吴羽策抬手回给他一个更用力的拥抱。

 

最后一场的李轩站在回俱乐部的大巴上,挨个摸队员的头,还语调故作轻松地说要请大家去吃宵夜,如今终于得到了荣耀,李轩却在为它流泪。

 

就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静止,被一位摄像师拍下来,作为新闻附图。吴羽策在酒店服务员送上来的今天的早报专版里看到了。好在是模模糊糊的两个剪影,即使有认出来的人,也只会以为是在咬耳朵,为这个方锐把吴羽策好好笑了一通,说双鬼实在是太闪,摄像头都瞎了,才只能拍个黑的照片。

 

吴羽策的英语也就初中生水平,还做不到流利阅读,在等李轩醒过来的时候他勉强靠找鬼剑士这个关键词的方法读了几句对李轩操作和意识的称赞。这会慢慢把报纸折起来,心想要不要把照片那页藏起来,以防李轩多想。昨天赛后主办方开了个豪华自助,中国队冲进去转了一圈走个过场又冲出来了,用方锐的话是,你们全在这儿我肯定要和自家人庆祝,和他们吃我还得克制克制开心,吃起来也不爽啊。楼冠宁订了个酒店,在利马特河边众人好好吃了一顿,又疯又闹到半夜。也许是比赛消耗大,李轩一觉睡到了现在。

 

正想着李轩迷迷糊糊醒转来,手在床头柜一顿扒拉,吴羽策眼疾手快把它按住。

 

“几点了?……阿策?”

 

“十一点多了,你可以再睡会。”吴羽策说。

 

“哦……我在哪啊?”李轩看了看天花板,突然笑了,“明明都坐了飞机飞了那么久,早上醒来房间里还是看到阿策。”

 

“你现在在我酒店的房间里。”

 

李轩慢腾腾坐起来,又意识到什么似的揪着被子掩住自己,“阿策我怎么只穿着裤衩了?我昨天酒后没怎样怎样吧……”

 

“你想怎样?”吴羽策站起身去给他拿干净衣服,“昨晚你一碰床就睡了,我把你衣服脱了,身上也帮你擦了一下。”见李轩露出迷惑的神情,又补充道:“逢山鬼泣也帮你收起来了。”

 

“唔唔……”李轩应了两声,接了吴羽策抛来的衣服套上。进了厕所,发现挤好了牙膏的牙刷横在水杯上。

 

“阿策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李轩从厕所里探出头,含着一嘴白沫子说,“难道真应了那句老话小别胜……”他狡黠地把尾音咽了下去。

 

吴羽策习惯地免疫了玩笑,继续问道:“你中午想吃什么,乳酪火锅好像很有名。你们明后天的机票,这几天你们都准备比赛,要不要我陪你到处玩玩?我和李迅他们去过几个地方,几个地方没去。”

 

“昨天晚上吃积了……我看桌上那个,好像是早餐吧不然我就随便吃吃吧……你饿吗?”

 

“不太饿。”

 

“那我们先来几盘荣耀怎么样?”李轩说,镜子里倚在门框上的吴羽策露出了一些惊讶的神色。

 

李轩把毛巾拧干挂回架子上,经过吴羽策身边时他娴熟地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卡包,“你果然随手带着,是小女神吗?”李轩抽出里面仅有的一张账号卡,亲了一下。

 

吴羽策“恩”了一声,把卡接回来。鬼刻是战队财产自然不会让他带着。国家队员在集训也不好去打扰,带着卡,他们这些闲人可以逛完景点晚上上上荣耀打发时间。但最主要的是,当初收拾行李时他几乎没考虑这层就已经自动把卡放进了钱包里。

 

他记得这栋酒店里的某一层是网吧,这也是当初楼冠宁定这家的原因之一。

 

人不多,吴羽策远远扫过去,好几个屏幕都是熟悉的荣耀界面。他和李轩找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来,刷卡登录。之前两人空闲时重新练了两个小号,主意李轩想的,说是要回忆回忆美好的童年,吴羽策一没注意李轩给他建的又是个女号,再一回头发现脸都是按鬼刻的参数捏的。这次吴羽策随身带的就是这张。

 

“我开房还是你开房啊?”李轩问。

 

“你来吧。”吴羽策打开技能面板,看完比赛对逢山鬼泣此时各个技能的等级他心里大概有个底,要做队友还是做对手,两种加点是不能一样的。

 

他没注意到一个白人已经悄悄站在了他们身后。苏黎世的东方面孔不多,加上中国队昨晚赢了首届世邀赛的消息早已飞遍荣耀圈,两个突然出现的亚洲玩家很难不让外服玩家好奇。

 

当那个人看到李轩的电脑界面时,他嗷的一声把李轩吓着了。

 

‘You,you are the Chinese Ghost Swordsman.’

 

“啊?”李轩只勉强捕捉到一个关键词,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先把账号卡往贴心口的口袋里又塞了塞。

 

络腮胡外国人激动地把手放在李轩的肩膀上,‘You,that day very cool,can I play against you,1 v 1?’

 

可怜李轩那点英语都是和doge meme学的,还好出来前联盟也组织小补了点日常对话已备不时之需,于是李轩镇定了镇定,诚恳对外国友人说:‘Sorry, I cannot speak English.’

 

吴羽策和外国友人一起看着李轩打开了gugou 翻译,把外国友人的话翻译了,又打出一行中文,翻译了。

 

‘My partner is here, my time is only for him today,sorry.’

 

外国友人看看吴羽策,看看李轩,露出了理解的表情,但随即又表现出深深的失望。

 

‘You can ask your friend to come, we can play 2 v 2.’吴羽策说。

 

大胡子激动地说着ok,ok,very good跑开了。

 

“诶?”李轩看着吴羽策重新打开了技能面板,但看着吴羽策认真地洗点重加的样子,倒也不再说什么。

 

大胡子的朋友也是个大胡子,两人一个练的狂剑士,一个练的拳法家,也是两个强攻型职业。落座,不必多说,就开始了。

 

李轩去国家队集训后两个人很少再一起打过配合,这次来苏黎世观看李轩的比赛,好几次李轩的操作都超出了吴羽策的意料,然而,当吴羽策操纵着女鬼剑往前冲,而冰阵和炎阵同时落在对手脚下时,那份信任和熟悉重新又充满了,几乎是本能的操作,鬼阵毫无真空期地交叠着,那是比决赛时更加绚烂的鬼神盛宴……

 

三局过后,外国友人看吴羽策的眼神变了。他们之前自然知道自己和国家队选手的职业差距,但没想到差距竟然还出现在了另一方面。

 

‘Your partner is one of the best Ghost Swordsman player I’ve ever seen! You guys are really scary...how you even make it?’

 

“双鬼拍阵,”李轩说,他很慢地又说了一遍,好让对方听清楚中文发音,“双鬼,two Ghost Swordsmen。”他的手指了指吴羽策,又指了指自己,“In China,only we can do this.”

 

‘Fabulous!’两个外国友人有些困惑地面面相觑,最终耸了耸肩说,‘You’re amazing people...’

 

眼见着两个人走远了,吴羽策突然听到李轩低声说,“对不起啊阿策。”

 

“有什么对不起?”

 

吴羽策皱着眉,李轩叹了口气,“和你打荣耀结果被认出来了……你也放不开打得不尽兴……”

 

吴羽策摇摇头退出荣耀。他自己是一根筋直肠子,李轩心里弯弯绕绕多,可这么多年在一起他什么看不穿?李轩自从进了国家队心里负担一直重,对他有歉意,还怕他昨晚只能坐观众席看决赛心里不痛快,惦记着今天起床第一件事先陪他打竞技场。其实李轩根本没必要这样。当初吴羽策坚决不肯换职业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给自己选了一条更窄的路。他早打算无论如何一条路走到黑,后来能成双鬼是意外之获,能和李轩在一起是意外之幸;进不了国家队是预料中的遗憾,他接受了。或许他要是换了职业会有不同的境况,但现在所有的足以让他不后悔。

 

“要真想让我尽兴,我有更好的建议。但在那之前你要先吃饱,”吴羽策说,“我也有点饿的,你可以出出血请顿好的就当庆祝,回去还要再请。”

 

李轩一脸若有所失的悲痛,“阿策,我觉得你刚刚好像耍流氓了。”

 

“不愿意算了。”

 

“愿意愿意愿意!”李轩一个鱼跃扑住作势要转身的吴羽策,就在这大招僵直的空当,吴羽策听到了李轩同样低沉有力的心跳声。

 

以及长长一声咕。

 

【完】

 

*轩哥按搭档直接用了partner,不知道在不知道前提的情况下,外国友人会不会理解成,伴侣的意思呢:D

评论(16)
热度(214)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