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

【51】【双鬼】妈妈安排相亲的时候,其实我是,是拒绝的

*欢迎订阅#李队你幸福吗# 

*想吃肉,x迅哥都行!

——————————————————————————————

李轩这一年刚穿上红内裤,家里就给安排相亲了。

 

李轩挣扎,我还年轻。

 

李轩妈妈嘴一撇,我儿子我还不知道,你谈感情慢热,小火煎,就算两边都看对眼了也指不定要多少年才能成正果,像你这种宅男我不推一把整天找个地方窝着根本接触不到人……

 

真不愧知子莫若母,孰料他儿子这边早有了一个小炖锅正咕嘟咕嘟响呢。

 

但不可说,故此李轩妈妈依然执着地走在给儿子搜罗好姑娘的路上。

 

李迅比李轩年轻一点,但是相亲的魔爪也已经伸向了他。

 

“救救孩子。”迅哥说。

 

这天唐礼升路过食堂,发现李迅和新来的盖才捷在笑,真的笑,笑出声。

 

“昨天我和小盖出去吃甜点,竟然遇到了正在相亲的队长。当时我和小盖机智地就潜伏到了队长的视觉死角。”

 

李迅:“你好,我就是李轩。”

 

盖才捷:“你好,我是XXX。”

 

李迅:“接着队长帅气地把菜单推了过去,让姑娘随便点。”

 

盖才捷:“队长说,‘规矩我都懂,我先详细地自我介绍一下。’”

 

李迅:“我打拼七八年,卡上钱加起来大概有几个亿。”

 

盖才捷:“姑娘一听,心想你这是哄虚空双鬼呢。”

 

李迅:“工作时有很多特技,duang,duang,duang。”

 

盖才捷:“姑娘的眼神变了。”

 

李迅:“职业是鬼剑士,在鬼阵效率最大化、鬼剑破浮空等领域有七八年的专业研究。工作态度良好,从不迟到早退,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全身心投入,一颗红心向太阳……”

 

盖才捷:“这时姑娘说去上厕所,结果开启了通往异次元的道路后就再也没回来。”

李迅:“队长先吃了自己的甜品,又吃了那个姑娘的,结了账就走了。我很担心长此以往队长会不会发胖。”

 

李轩:“谢谢你的关心,你妈妈刚刚打电话来战队给你请假,想让你去参加一次相亲联谊会,你说我要怎么回她呢?”

 

李迅受惊.gif,李迅抱李轩大腿.gif

 

李迅哭嚎道:“队长,你是我哥,亲哥,你可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

 

李轩说:“亲兄弟就要同患难。”

 

李迅想象中的泪水打湿了李轩的裤管。

 

盖才捷问,“队长,你这么做那个姑娘不会像你妈妈打小报告什么的吧?”

 

“哪能呢,”李轩想了想,“一般都是这么说:‘李先生人不错但是我们好像没什么共同的兴趣爱好聊不到一起去……’”

 

在场的大家赶紧学起了新姿势。

 

李轩哀痛地说:“但是,用的次数多了就不管用了,我妈严刑拷打非要我说喜欢什么样的。我只好说,喜欢比我高的,结果已经连续好几个周末回家不给吃肉了,菜都是捞的再放点盐,连油花都没有……”

 

“其实队长的择偶标准也不高啊……”李迅若有所思。

 

唐礼升:“长的要高,过一七九。”

 

杨昊轩:“朝朝暮暮,西安户口。”

 

葛兆蓝:“星座速配,摩羯才收。”

 

盖才捷:“还得姓吴,别的不留。”

 

唐礼升:“会玩荣耀,兴趣相投……我实在编不下去了。”

 

李迅捂心口:“昊轩兆蓝我刚刚挨批的时候你们在哪儿呢,还有没有队友爱啊?”

 

杨昊轩委屈地辩解:“我们本意是想说起来来着,但是在桌子下面偷听蹲久了腿中麻痹了……”

 

吴羽策目前还没遇到这种问题。当亲戚介绍姑娘的时候,李轩出于礼貌至少还找个借口说工作忙没时间,吴羽策直接了当,两个字不去。

 

于是为这事吴羽策和家里犟上了,好几周不回去。李轩劝吴羽策低个头随便去个两次好让妈妈消了这念头,吴羽策答:“我已经有对象了,去了浪费别人时间也浪费我时间。”李轩想想也有道理,让吴羽策和他一样装傻简直太强人所难。

 

吴羽策周末留在宿舍,李轩就也和家里说训练忙,改成两星期回去一次。倒不是十成的大谎。今年叶秋退役,拥有双鬼克星苏妹子的嘉世战队进了挑战赛,再加上实力可圈可点的新人盖才捷出道,在李轩和吴羽策看来,前景是比往常更加充满希望的。虚空的各位卯足了劲,都愿意多花点时间在团队配合上。

 

李轩买了台自行车,队里轮流周末骑出去给大家买早点,美其名曰锻炼身体实则满足生长期青年的口腹之欲。

 

那是一个多云的上午,李轩蹬着车就出门了,结果快一个小时了也没回来。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李迅一拍杨昊轩的大腿惊呼不好,杨昊轩问何故,李迅说经过他的缜密分析队长一定是被仰慕他的女粉丝套麻袋装走了,对此葛兆蓝嗤之以鼻,李迅认真地说千真万确我好几次上街都感觉有人偷偷在跟踪我要不是我意识超前走位风骚你们早就失去一位人见人爱的刺客了……

 

话说着,李迅的手机响了。

 

“……可能是队长惦记着我们还没吃早饭打电话回来,真是好队长。”

 

唐礼升故作悲悯地瞅了他一眼,劈手抢过了手机,打开公放:“喂,队长,我是礼升,你没事吧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现在和一个老奶奶在医院……”

 

“队长你扶摔倒老人了?”杨昊轩问。

 

“不是,路上出了点事故。”

 

“天呐队长行动那么慢的老奶奶你都避不开?说好的骑自行车二十载隐藏于民间的花样自行车高手呢?”李迅惊呼。

 

“别瞎说!……是那个奶奶骑车撞的我……还要替我付医药费,怎么好意思,身上就买早点的钱,你让阿策快到XX医院来一趟,我钱包在桌上。你们赶紧自己解决一下早饭。”

 

“别担心,队长。”电话未挂盖才捷已冲去了李轩和吴羽策的房间,然而里面竟空无一人。

 

此时的医院里,李轩正和老奶奶拉拉扯扯。

 

话说李轩买好了早点唱着歌,骑着自行车出了小巷,凉风习习将心上的烦恼一扫而空,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自由帅气的小鸟。说时迟那时快,一辆山地自行车以风驰电掣的速度CHUA——地一下斜着撞上了李轩的自行车。

 

那个加速度,那个动能传递。

 

李轩飞了出去。

 

李轩,扑街。

 

地上杂肝汤,肉丸胡辣汤,水煎包肉夹馍尸横遍野。

 

老奶奶也不含糊,当即就要带着李轩上医院。

 

李轩连忙摆手,“我是年轻人底子好摔两下没事,哎哟……”低头一看,两边膝盖各磨去一层皮红淋淋,着陆时右手下意识一撑,手掌处也生生撩起一条皮。

 

见李轩一脸不对劲,老奶奶更内疚了,不由分说拖着李轩就打上的去医院消毒包扎。李轩心想我这不是讹人家吗,偏偏口袋里就两张碎票,连挂号费都不够,也赖自己图省事拿了张钱就出来了,赶紧打电话回去求救。

 

李轩说:“奶奶听我的,这事我也有责任,都是我没仔细看有没有车来就直接出来了,医药费我自己付就好了,麻烦您还陪我来一趟。”

 

奶奶说话毫无商量余地:“不行!你给我这儿坐着,哪里也不许去。好好的小伙子被我撞成这样还不是我的责任?”

 

李轩急了:“不行,必须我付。反正医药单在我手上,奶奶您没有医药单付不了账。”

 

李轩站起身刚想带着医药单跑路,谁料奶奶反应一流,伸手就揪住了他的领子,同时喊道:“快来啊他要跑啦!”

 

什么情况?

 

这是一个李轩来不及思考的问题,他只听到耳边响起了一阵爆裂的风声,接着他就和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在被按上墙壁之前,他下意识地用手撑了一下。

 

“疼疼疼疼疼啊——”李轩发自内心地喊了一声。

 

“李轩,怎么是你?”他耳边传来一个熟悉声音,“就是你撞的我奶奶?”

 

“哎呀呀怪我没说清楚,策策你快把人放开。是我撞的人家。”

 

“你们……阿策,这位是你奶奶?”李轩吃惊地望了望眼前一老一小,神情还真有点像。

 

吴羽策可不管其他的,一皱眉抓住李轩的手腕,“你的手怎么了?”

 

“哎哎没事,小擦伤还能用……”李轩赶紧把手抽出来摆摆示意自己没事,又跟吴羽策奶奶笑道,“奶奶好,我是阿策队友,我们住一个宿舍的。我叫李轩。”

 

“哎好孩子真对不住……”吴奶奶说。吴羽策冷着一张脸,“叫您骑自行车不要那么快,他手值好几百万,就靠这个吃饭,这下给他伤了。”

 

“瞎说什么呢……”李轩连忙使了好几个眼色想阻止吴羽策说下去。吴奶奶听了一脸说不出的着急,“完了那咱再去请医生开点特效药,进口的药,哪个贵买哪个,赶快让小李好起来。”

 

“真不用啊……”李轩恨不得跺脚,“我皮也厚没几天就好了。”好说歹说,总是阻止了再加药。

 

“那,策策,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付医药费,”吴奶奶把吴羽策轻轻一推,“我身上没带钱。”

 

诶,奶奶那你刚才还强撑着要去付款是哪样啊!

 

李轩这下纠结了,本指望着吴羽策给他送钱来,没想到双方的期望都在吴羽策身上,赶紧把吴羽策拉到角落,“再让奶奶付钱我心里可过意不去啊。”

 

吴羽策低声说:“你不用过意不去,我听说奶奶出事出来得急,拿的你的钱包。”

 

哦。

 

李轩眼睁睁看着吴羽策走向柜台,打开他的钱包付了钱,还用了他的医保卡。

 

虽然如此……桥都麻袋……阿策……我怎么还是觉得很过意不去啊!

 

吴羽策从训练室回来,发现李轩又躲在厕所里“不要,不要”的讲电话。见他来李轩用手把听筒覆住,做了个苦脸。

 

“说漏嘴啦……和我妈说我摔伤了让她对我好点,她竟然说正好,快和战队请假休息几天,她又要介绍我认识姑娘……简直不是亲妈……”

 

语速极快地讲完这句话,李轩又赶紧把手机拿近,“听到了听到了还留过学……哦哦哦……妈我真不急着找……”

 

吴羽策瞧了一会,看李轩越来越词穷,提高了声音说:“我奶奶说上次让你没好好吃早点,后天晚上请你来家里吃饭。”

 

“真假?”李轩一抬头两个眼睛都发亮了,又对着手机说,“妈、妈,你听到没阿策奶奶叫我吃饭我没空好忙的……”

 

李轩一连串是是是说完挂了,眉开眼笑地进屋跟吴羽策讲了句谢谢。吴羽策停下手中操作,半转过身对着李轩说:“我奶奶真叫你来吃饭。”

 

“不是吧!”李轩一惊跳上了吴羽策的床,膝行几步扒在吴羽策电脑桌边缘,“阿策你别吓我这么快见家长?”

 

“你别想多,就是吃个饭表示一下歉意。家里也问你人品怎么样,怕生误会以后你为难我。”

 

“天地良心!”李轩愤愤然拍桌,“我像是那种人?”

 

吴羽策闻言仔细打量了他一会,点了点头。

 

“等等阿策你点头究竟什么意思啊!”李轩嗷的一声把头埋吴羽策被窝里。

 

“喂阿策……第一次去你家我买点什么去?你爸抽烟喝酒吗?给你妈妈买点什么护肤品?”话说着李轩又从床上坐起来,吴羽策一撇见他打开了某宝,搜索的竟然是“最炫酷广场舞歌曲专辑”,手划拉两页,突然李轩泄气了似的把手机一丢。

 

“比第一次全明星还紧张……你说我这样会不会用力过度啊?”

 

李轩不是没见过吴羽策爸妈面,但这么多年去对方家倒真是第一次。想留个好印象吧,太殷勤确实显得心里有鬼,最后和吴羽策一起出俱乐部门的时候,李轩只搞了个果篮提在手里。没底,跑去市场又拎个蜜瓜回来,掂掂手里重量这才安心。

 

吴羽策家也是老西安,独栋的房子三代同堂。门口两棵树结着绿皮的果子。

 

“这什么树啊?”李轩回头问。

 

“核桃。”吴羽策刚说话,吴奶奶听到声音打门后就探出头来招呼他们进去。李轩规规矩矩地进了门,听听声,悄悄对吴羽策耳语:“你爸妈都不在?”

 

“晚饭时回来。”吴羽策接了李轩果篮放客厅显眼处,在沙发上坐下了。闻言李轩也放松了许多。今晚吴羽策奶奶主厨,招呼了李轩两声以后又进了厨房,大约要把菜闷一会的空当再跑出来,指着桌上一碗核桃说:“小李你吃点零嘴先垫垫肚啊。”

 

“吃了吃了,您在里面忙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不少了。”李轩赶紧把手里两个半边梅给吴家奶奶看。吴奶奶瞅瞅他手上粉色的伤口,埋怨起吴羽策待客不热情来。

 

“没事没事我这点自主能力还是有点的……有核桃钳吗?”

 

吴羽策还在四处寻找,吴家奶奶KUA一声捏碎了一个,李轩赶紧摊手去接,末了吴奶奶没事人似的回厨房去了。

 

“完了完了完了,”李轩慢慢瘫在沙发上一脸悲苦,“你们家战斗种族吗?就这战斗力两个我都不够你奶奶一个打的。”

 

“你多想了,”吴羽策面无表情道,“你现在可在我家,我奶奶想打你用得着亲自出手吗?”

 

哦……

 

话是这么说,到了饭点,李轩和吴羽策一家人还是和和气气地坐在了一起。李轩仔细观察了观察,发现吴羽策像母亲多点,性格倒是随父亲,整场饭下来吴爸爸也没说几句话。吴家奶奶把菜一大盘一大盘地端上来,李轩一看囧了。

 

“吃什么补什么,来,策策,快给小李夹菜。”吴家奶奶豪迈地招呼。

 

吴羽策奉命夹菜,冷酷无情,没一会什么酱鸡爪啊,卤猪蹄啊,熏鸭爪啊就严严实实地把李轩碗盖住了。

 

“吃。”吴羽策说,见李轩实在紧张,又凑到他旁边说:“猪蹄下奶。”

 

什么跟什么,那要叫礼升来吃好吗。李轩内心淌泪,本想维持个好形象,哪能一见面就让我啃猪蹄这是要破功的节奏啊,尤其是,整桌子就他一个啃猪蹄的时候。

 

“小李啊,这次呢也是我不小心,你的手还好吧?”

 

“奶奶的卤味做的不错啊……吃完这个猪手我不仅手好了还感觉功力大增……”李轩连连点头。

 

一桌子人忍不住笑起来。

 

吴羽策妈妈给李轩打了碗汤来,笑道:“小李啊,令堂有没有给你安排相亲什么的,我们家羽策死活都不去好苦恼啊……”

 

“有啊,”李轩答应了一声,思索着如何继续,只是怕现在说的话会给日后埋下祸患。

 

“这种事情还是随缘,缘分到了就到了,没到也强求不得……所以我现在也是这么和家里讲的。”

 

“唉,你们现在大半的时间都是在打游戏,根本就没时间碰缘分啊,我好替羽策着急。性子太冷也不太会和人交往……朋友也不多……”

 

“他有很多人爱啦伯母放心……”李轩正色道。

 

好容易熬到漫长的一顿饭结束,吴羽策送李轩出门。两个人不言不语,刚走到大路上,李轩突然长吁一口气,“好累啊,比打比赛还累。”

 

“从我这到你家还有一段路,要不要今晚住我这?”吴羽策停下来,偏了半个身子,倒是说真的。李轩是很能聊天的性子,奶奶和他已有些熟络,母亲聊了几句以后也起了兴致。两个人轮番问李轩问题,弄得李轩东西没吃几口就不得不赶赶咽下,饭也没能好好吃。吴羽策知道他辛苦。

 

“诶,不用,多麻烦,”李轩眨了眨眼睛,“我还要赶回去抢BOSS。”

 

“以后有的是机会。”跳上的士时李轩笑着说。吴羽策手插在口袋里,默念几遍把车牌号记下来,站着,一直到的士开出视野后很久才转身回家。

 

手机振动一下,李轩的短信:你爸妈觉得我怎么样啊?

 

吴羽策把屏幕按灭,这个他还没问,要等到家了才能装作无意探探口风。没想到见他没回复,李轩第二条短信接踵而至:[再见][再见][再见]我去找王师傅烫头了。

 

吴羽策:烫个镇得住场面的

 

李轩:[大笑]再纹个鬼头在胳膊上?阿策你们家核桃挺好吃,下次我还来。

 

起风了,吴羽策收了手机在兜里。他没告诉李轩他家门口种的其实是文玩核桃,而李轩在他家吃的是奶奶在市场买的。不过这些并不重要。

 

反正他们已决心负隅顽抗,无论生活还是荣耀,即使哪天发现依靠的连墙都没有而只是彼此的后背,也一样的。

 

【完】

 

评论(29)
热度(828)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