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蠢,欲动

【K】【双王】漫游者

这里是……?

呵。

 

红发的男人独自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太空,更为确切的说是于一颗小行星的表面。

 

男人不知道这颗小行星的名字。这很正常:男人既不是天文学家,也不是星球大战的狂热分子,虽然不可否认他体内实有些许可称为好战或破坏或热血的基因。宇宙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诸如“蔬菜”“牛奶的口味”这样的集合名词,如果让他来给小行星取名的话,说不准立刻就敲定了“鸡蛋烧”。

 

说到牛奶的口味,我们眼前的红发男子生前极嗜水果牛奶,尤其草莓味的。可惜据宇宙食品委员会调查,他目前所处的星球并没有草莓牛奶地下温泉之类的存在。

 

啊,注意这个词的使用:“生前”。红发的男人此刻正以灵体的状态无保护地行走在宇宙中,而且双手插兜——任再勇敢坚强的科学家看到都会流下眼泪。

 

半透明并毫无自觉的红发男人依然维持着生前的装束(如果他对此还留有记忆的话):他梳着背头,两根发须十分显眼地垂在额前;再往下是白色的打底衬衫,黑色带毛领外套和装饰着亮闪闪的银链的牛仔裤。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由于某种特异的暖炉体质,即使是在天空渐渐飘起小雪的日子里,他也是这一身,遗憾的是,现在白色衬衫上有一条裂缝,如果有人蹲在与之齐平的地方,视线可以轻易地穿过男人的身体看到他身后的景色的那种(当然这个小星球上的“景色”也只有沙子和星辰了)。

 

但身体的主人对此毫不在意。

 

他在口袋里摸索时找到一张写满了字的硬卡,似乎还有一张照片,但他没有细看的耐心,而是将它遗弃在身后的沙丘上。

 

他还在口袋里找到一包香烟,Marlboro,他抽出一根叼在嘴边,自然而然地打了个响指,为自己点燃了它。

 

(请注意,太空里并没有可助燃的氧气)

 

(没关系,人死后也不会有灵魂)

 

那些烟雾的固体颗粒,被吐出后就不规则地聚集在一起,它们离开彼此得很慢,男人一路缓慢地走,一路灰色的花朵在身后缓慢地次第开放。

 

得不到氧气的肺部瘪着,火烧一样地在压迫中疼痛。红发的男人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一团火种,而随时他都可能把自己燃烧殆尽。血,骨头,灰,什么都不剩下。

 

也许他在渴望一些水来解他疼痛……

这样想着的男人看了一眼左侧,那是一颗巨大的,不断放射出灼灼的光和热的火球。唤作一个诗人此刻必定倾倒并高声赞颂,而火焰化身的男人却毫不动容地将视线移向右边。

 

那是一颗极富吸引力的星球,她有着美丽的蔚蓝色,予人安宁,熄灭怒火的大海的颜色;白色的大气层温柔地围拥着她,使她沉静地躺在宇宙深处。

 

红发的男人下意识地眨了眨眼。

 

他似乎想起来什么,与那颗星球有关的记忆,又似乎没有。一切都像仿佛中多年以前夏日将逝的黄昏里他躺在酒吧的沙发上,透过窗格之间的缝隙所看到的块状天空一样,显得遥远、模糊且意义不明。

 

男人驻足了一会儿,又像一台疲劳的机器似地缓缓发动。脚下的沙粒很脆地响着,而来自太阳的热风(如果有)带着炽热的吐息扑到他身上。

 

这个男人不清楚他身处何处,不考虑他去向何方,不思量他究竟是谁。一片空茫。

 

而他只是走。在宇宙中漫游。任凭时间从他身体两侧飞驰而去带起无数风沙。

 

他目不斜视地从不知名的绿叶植物身旁走过。

 

直到他突然在空无一人的宇宙中听到了电话铃响。

 

声音又遥远又空旷,并不真实。但它执着地响着,似乎非得被谁接起来才肯罢休。

 

循着直觉,红发的男人在粗粝的沙堆下找到了一根螺旋状的红色电话线。一边走一边把线从沙子里拉起来,他走到一个小沙丘旁。

 

电话铃仍响个不停。

 

于是红发的男人跪下来,用手去掘那沙丘。从流沙里他挖出一部老式电话,纯红色,听筒在支架上震动不已,整部电话机像一颗不断跳动的心脏。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或者他做事本就不需要原因,红发男人拿起听筒,放在耳边。

 

“喂。”

 

穿越了几万光年,冷冽清晰的男声从听筒里传出。像是坚冰初融。

 

“您好,这里是青之王宗像礼司。请帮我转接白银之王威斯曼阁下。”

 

“打错了。”

 

“抱歉,请原谅?”

“你打错了,这里并没有白银之王。”红发男人把烟放回口中猛吸一口,并环视周围,以确认并没有任何野草,沙粒或者自己烟盒里的烟草是被提及的威丝曼。

 

“……真是抱歉,打扰了。”对方沉默了一会,说道。

 

“并没有打扰。”

 

红发的男人侧过头和肩膀夹住听筒,掸了掸烟灰。他的目光落向远处深蓝的星球,有一些无法解读的内容聚集在他金色的眼眸里。

 

经过更长一段的沉默后。电话那头重新传来冷静从容的声音。

 

“愿您一切安好。”

 

“你也同样。”

 

红发的男人回答时,他手指间夹着的香烟一明一灭。

 

不知谁先挂断了电话,听筒里只余下不断回响着的忙音。红发的男人站起身,继续走他的路。

 

那么空寂,没有风。

 

他击碎了迎面飞来的一小颗彗星。

 

红发的男人不会知道:几天后彗星的些许碎片进入那颗蔚蓝星球的大气层,制造了一场小型的流星雨。那颗星球上幸运地看到它的人纷纷许愿。在某个角落里,一位下属为活跃气氛半开玩笑地也向刻板的上司提出了如上建议,没想到后者在沉吟之后竟然微笑着接受了。几天前他曾在不慎打错的一通电话里再次听到早已逝去友人熟悉的声音,从此也开始相信所谓奇迹的存在。

 

愿您一切安好,他默念。

 

致宇宙的漫游者。

 

2013.11.26  14:46

 

评论(4)
热度(11)

©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 Powered by LOFTER